潇夏

淡圈/闭关状态。
明楼迷妹。Alfred女朋友。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一个并不好看的repo】
今天回到家后将快递拖回房间——对,就是用拖。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买了7个手提袋和一本笔记本为什么会如此重。
直到拆开之后发现那个最重磅的KKW杂志居然被太太放在我的包裹里了,超级惊喜!!!(高兴到跑圈圈)
宛若中了五百万彩票那样!!
我我我我要脱非入欧了吗嗷嗷嗷!!
呜呜呜太太我爱你!!!

一套六个除外还多买了个灰色楼日常用(虽然摸上去黑色更耐操哈哈)

千言万语都不能完全表达我对太太的爱(●'◡'●)ノ❤(静悄悄地来个表白)
@潇洒的胡椒面君

【米白无料】《The Rain》领取说明

之前那个文本无料《The Rain》还挖出来几本剩余的,决定还是在微博和老福特发条领取公告好了。走邮资封,寄丢不赔。

【领取条件】私信一条关于对米白这对cp的★看法和感受(100+)+地址(含收件人和邮编以及电话号码,一人一个地址限领一份)。

不是很好吃但也算是给米白圈的小伙伴一点点大腿肉福利啦

希望不要嫌弃(●'◡'●)ノ❤

本无料收录内容将会在今年内公布。
若不想领取的小伙伴也请麻烦多多点点小蓝手小红心支持下!!笔芯❤

【楼春衍生】【蔺秦】记一次偶遇

蔺晨×秦般弱。

一块误将盐当糖放的摸鱼小甜饼。


+++

四肢无力、两腿发软,一起身就胸闷气短;忽冷忽热、口干舌燥,一躺下就冷汗迸发。秦般弱起身不是,躺着也不是,脑袋晕乎乎的,严重影响判断。

她迟钝的知觉叫嚣着她现在需要一杯水滋润下她将要冒烟的嗓子。

于是她抓过放在床头的摇铃,晃了晃。

不一会,一位穿着侍女服饰的女子推门进入。

“小姐!您没事吧!”

对方冰凉的手敷在额头上,冰冰的,很舒服,秦般弱不自觉地往对方的手蹭了蹭。

就像一只乖巧的猫,需要别人抚摸顺毛。

“哎呀!小姐你额头好烫,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生,生病?什么东西?

“好渴……水……水……”

秦...

【楼春】无法攻略的游戏人生

游戏梗。明楼是玩家,汪曼春游戏里是无法攻略的NPC

###放飞自我的摸鱼私设如山bug与ooc超多慎入真的慎入###

游戏的名字叫《伪装者》。

虽然开头很欢乐,但还是预警一句这是一篇猝不及防的眼镜片。

本次全文放出,并不是节选。

+++

01.

我叫明楼,日月明,木娄楼。十七岁,是市第七十六中学的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我成绩优异,是班里的班长兼学校学生会的学生会副主席。自认为长相还行,之前偶尔还会收到来自女生的情书。有人说我和校医室的凌远校医有几分相似,可能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成熟型的,校医室门口的意见箱常年被粉红色信封挤爆,而且她们一有小伤都喜欢请假去校医室,搞得我手里的请假条老...

【楼春】无法攻略的游戏人生(上)

游戏梗。明楼是玩家,汪曼春是游戏里的一个无法攻略的NPC。

游戏名字叫《伪装者》。

大把私设ooc注意避雷。

可能有些长所以我先放一截上来看看反响如何。

开头有一大段明家日常,不是特别重要,不过我写的很开心


+++

01.

我叫明楼,日月明,木娄楼。十七岁,是市第七十六中学的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我成绩优异,是班里的班长兼学校学生会副主席。自认为长相还行,之前偶尔还会收到来自女生的情书。有人说我和校医室的凌远校医有几分相似,可能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成熟型的,校医室门口的意见箱常年被粉红色信封挤爆,而且她们一有小伤都喜欢请假去校医室,搞得我手里的请假条老是消耗得特别快。

唉,...

【楼春衍生】【蔺秦】美人如玉

蔺晨×秦般弱。

时间线在《琅琊榜》开始之前的几年。

###邪教大把ooc注意避雷###

傻白甜风格初尝试但是并不甜。我是咸党。


+++

01.

在很久很久以前,相传有一座山,叫琅琊山,山里有个阁,人称琅琊阁。琅琊山坐落在江左一带,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素来是江左才子踩青出游的好地方。琅琊阁位于琅琊山顶,常年对外开放,提供食宿的同时还顺带帮人解答天底下所有疑惑(收费还不低),每年年底还会放出一张“琅琊榜”供世人娱乐。于是乎,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久而久之也带动了琅琊山成为拉动廊州旅游业的景点之一。

一方水土一方人,琅琊阁的各任阁主都是出了名的温柔儒雅。可偏偏现任阁主...

【楼春】往事尘烟 02

大概是明楼和汪曼春之间的一些旧事。

进度条:01

+++

“曼春,你的信。”

舍友小菥笑盈盈地递来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汪曼春小姐  收”。字迹清秀,却没有力度,一笔一划划拉得就像是火柴梗搭在一起。

汪曼春接过,却又丢到纸篓里。

“哎哎哎曼春啊就算不看也不能就这样丢了呀!”小菥连忙从纸篓里捡起信,翻到背面看落款人姓名,“这小赤佬怎么又送信来了?曼春,这好歹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啊,说扔就扔,多没礼貌。而且你这样一直吊着人家不太好……”

汪曼春听了不是很高兴,努了努嘴,道:“我才没有吊着他。我早就和他说过了,我和他啊,没可能的!他这是不死心,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小菥...

【楼春】往事尘烟 01

明楼和汪曼春之间的一些旧事。

也算是对原作中两人曾经的一些猜想吧。

+++

汪曼春初遇明楼,是在明锐东的追悼会上。

那是1922年的春天,惊蛰刚过,万物复苏,上海也渐渐暖和起来。春雪刚融化,春寒料峭,又到了春雨贵如油的天气。

汪曼春醒来时,家里的下人凑巧推门而入,手中的托盘盛着一碗稀粥和两三碟清爽的小菜,可她却看着没胃口。

她艰难地起身,初潮带来的腹痛和胯下的汹涌让她难以启齿。服侍她的林姆妈将托盘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身后。

“……几点了。”汪曼春虚弱地开口,接过姆妈递来的温水慢慢地抿着。

“七点半了,老爷吩咐,八点钟让你去他书房找他。”

“叔父可曾说过是什么事?...

【台丽】红玫瑰

时间线在明台发现走私交易之前。

大概讲的是于曼丽痛苦的单恋。

+++

夜已深。巷子里只有一户人家仍亮着灯。


巷子前头是一条繁华的大街,街上灯火通明,舞厅和俱乐部的广告牌组成了一幅灯红酒绿的奢靡景象,仿佛在告诉世人,及时享乐才最真。巷子是一条分界线,一头是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一头是朴实本分的寻常人家。


一个醉汉误入了巷子,跑调的歌声引起楼下肉铺养的大黄狗的吠叫,只闻见他惨叫一声,三两步跑出巷口,而犬吠却一直持续着,吵着于曼丽心烦。


还亮着灯的那户人家其实是一家照相馆的二楼。于曼丽坐在一张欧式沙发上,拿着个高脚杯,抿着杯中剩酒,翻阅手中的杂志。正当她想翻页的时候,手中的杂志...

【米白无料】

还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说下……
首页里今年一月份写的《the rain》会和另一篇米白文合在一起作为一份无料在今年各地apo发放。
有意请留意各地apo的摊宣。数量不多,纯属想卖个安利。
喜欢米白也有两年多了,看着这个圈一点点热起来也挺欣慰的……干完这一票,淡米白圈。

【APH米白】The Rain

01.

咔擦。

娜塔莎熟练地给手枪上了膛。她抬头看了看天,此时的天空填满着抑郁的灰色调,仔细听还能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低沉的雷鸣声。明明正值晌午,刚刚还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片刻间灰色的厚重云层便将明媚的阳光遮掩。除了和往常同时段无异的闷热外,所有迹象都暗示着接下来突变的天气。娜塔莎用没人能听见的声量小声地咒骂了几句粗话。为了用最短的时间赴约,她连脚上的那双新买的小高跟都没换就从公司楼下的小餐馆跑了出来,顺便还在半路丢掉了花费小半个月工资买的手机,理由是今天一同进餐的男伴一个劲的发短信打电话问她为什么中途看了一条短信就急忙忙地离开了。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娜塔莎想。顶头的乌云让她后悔为什么要...

【APH】回收站

占tag抱歉。

这是一个以前的一些草稿或者摸鱼的汇总,它们皆出于一些莫名原因全部废稿。再加上太久没有更新和淡圈原因导致lof荒废。今日下午整理文件时翻出,于是心血来潮地想整合成一份“回收站”来纪念曾经还在圈内的日子。

涉及cp或者组合有:微型国家组/米白/好船组bg向/娘塔米英/米英/娘塔自由组/娘塔KY组/原创摸鱼

文笔青涩,脑洞巨大,含ooc。注意避雷。

+++

《海滨旅馆》微型国家组/原脑洞已授权

2015.2.17

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属于某小岛的海滨旅馆的一天开始了。

年纪最大的赛茜尔是整个旅馆最早起来的,经过简单的洗漱之后便换了一套平日里工作的衣服,梳了像往常一样双...

一篇不靠谱的米白小料Repo【。】
余量通贩中。链接见评论。
图一为特典挂饰,加了个好看的滤镜文艺下⊙▽⊙

嘿这里是米中心多人合志《I am your HERO★》的宣!通贩链接见评论,因为会参加妖都apo,所以支持妖都apo场取!通贩/场取前五能得到小礼物一份!爱生活爱米米!各位米痴汉不来一本吗([∂]ω[∂])☆

【APH】圣诞礼物

鼓鼓的圣诞袜旁边出现了一个很漂亮的盒子。

浅红色的包装纸印着十分应景的圣诞节麋鹿和它的好搭档圣诞老公公,红配绿的缎带把小小的盒子包扎整齐,多出来的一截还顺便绑了一个蝴蝶结。

只可惜技术太差,皱皱的蝴蝶结和绑鞋带差不多。马修吐槽道。诶……不过也能顺便推理出这个盒子在到手里之前肯定有人开过就是了。

马修在圣诞节的那天早上收到了原本就属于他的糖盒,尽管这个糖盒本应该在放圣诞假之前就应该到达他的手上。不过出于种种原因,他最终还是没有拿到老师发放的圣诞节糖盒。他认命般地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哈哈,这只是一场梦,让我再睡睡。

他瞟了一眼位于床头的小闹钟。现在是六点三十二分。在自家弟弟醒来之前还能再睡...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