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楼春】往事尘烟 02

大概是明楼和汪曼春之间的一些旧事。

进度条:01

+++

“曼春,你的信。”

舍友小菥笑盈盈地递来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汪曼春小姐  收”。字迹清秀,却没有力度,一笔一划划拉得就像是火柴梗搭在一起。

汪曼春接过,却又丢到纸篓里。

“哎哎哎曼春啊就算不看也不能就这样丢了呀!”小菥连忙从纸篓里捡起信,翻到背面看落款人姓名,“这小赤佬怎么又送信来了?曼春,这好歹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啊,说扔就扔,多没礼貌。而且你这样一直吊着人家不太好……”

汪曼春听了不是很高兴,努了努嘴,道:“我才没有吊着他。我早就和他说过了,我和他啊,没可能的!他这是不死心,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小菥却不乐意了:“这么好的小伙子,汪大小姐就这么舍得呀。这么多年了,每次有人和你表心意你就这态度。难道就没有人能入我们汪大小姐的法眼?”

“不好讲,姻缘二字,该来的总会来。不和你闲聊了,叔父让我去他办公室整理资料,时间不早了,去晚了我叔父就不高兴啦。”

汪曼春笑答,拿起手提包走出宿舍。

小菥屋内喊:“今晚系里面有聚餐!老地方,别迟到了啊!”

汪曼春回头答应了一声,带上了门。

门刚关上,小菥便拿起裁纸刀将信封划开,细细阅读一位男子对心上人的爱慕。

过了今晚的聚餐,不出明日,这封信就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1931年,夏。

夏季的酷热不能阻止好玩的学生趁着暑假成群结队地出门游玩,校园里都是骑着单车、准备奔赴下个地点的大学生。汪芙蕖任职的学校亦是如此。汪曼春从宿舍出来后途经一家新开的点心店,便买了些给汪芙蕖带去。

汪曼春撑着把遮阳伞,提着点心铺的纸袋,哼着小曲,向经济系的办公楼走去。她的经过吸引了许多目光,其中不少都来自男同学。

女大十八变。汪曼春从瘦小的姑娘长成了一位标志的美人,姣好的脸蛋点着淡妆,配上时兴的唇彩,显得更加楚楚可人。自从从女校毕业,她顺利考入称心的大学。虽然汪芙蕖的初衷是想让她读完高中就安排相亲,然后找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人,相夫教子,也算是给堂哥一个交代。

可汪曼春争气,她一早就猜到了汪芙蕖的心思。如果她愿意继续读书,汪芙蕖也是不反对的。就这样,相亲计划就被暂且的无限期搁浅。

 

去年刚过完正月十五,汪云藩就被汪芙蕖的一封家书“钓”了回来。

家书当然是曼春代写的,汪云藩留洋这些年来除了和小妹有通信外,和汪家其他人没有一点往来。信上简单写了几句话,无非就是汪芙蕖病重,走之前想再看一眼儿子。就算有再多仇恨,汪云藩作为汪家的大少爷,这点孝道还是要敬。

于是他放下手头上的所有学业,不顾导师的劝阻,买了张回国的船票,马不停蹄地赶回汪家。结果人前脚踏入汪公馆的大门,后脚就发现自己给骗了。

“回来啦,云藩。”汪老头子笑脸盈盈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一脸懵逼的儿子。

这一切的起因是汪芙蕖不想再到商业上厮杀。他年纪大了,敌不过那些初露锋芒的年轻人。他想去大学里教书,恰好有个老朋友是某大学的校长,向他抛出橄榄枝,邀请他来经济系讲课。

可汪家的家业总要有人接手吧。于是汪芙蕖打起了在美读书的汪云藩的主意。

当年他赌气跑去美国,一走就是这么多年,逢年过节都没有回来过一次。除了和汪曼春有通信,每次给他寄东西他都原封不动地退回来。汪芙蕖虽有愧于他,可这次退意已定,也由不得他再任性下去。更何况他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却迟迟不成婚,汪芙蕖每每回忆起李氏走前的交代,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

不料汪云藩在美国有心仪的女孩子,曾经给汪曼春寄过照片,是个漂亮的中国姑娘。家境虽不如汪家业大,但也过得去,待她大学毕业、等汪云藩拿到硕士学位后两人就结婚。

汪云藩得知真相后十分愤怒,但在汪芙蕖的劝导下还是答应接下了汪家的家业。

数月后,他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回沪,成为汪氏的新一任董事长。

 

“我当时接手汪氏,不代表我原谅了那个老头。当时我就和他说了,我一定会将汪氏整垮,他可别后悔让我回来。”站在汪芙蕖墓碑前,汪云藩告诉汪曼春。

汪云藩做到了他的承诺。

汪芙蕖遇害后的半个月,汪氏解体。汪家的大部分资产早被移往香港,解体时汪氏早就是一个空壳子。

不过这些都是后面的事了。

 

 

汪曼春推开汪芙蕖办公室的门,以为房间里没人,便大大咧咧地将点心袋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不顾形象地坐在汪芙蕖的办公椅上吹电扇。

“热死了热死了……上海这么热根本没法呆嘛……”汪曼春嘟囔着,掏出手帕擦干额头上的汗珠。

办公桌背后有一个用书柜隔离出来的小房间,里面放着汪芙蕖的部分藏书。汪曼春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清理汪芙蕖不需要的资料和打扫书柜。这个点汪芙蕖应该在来的路上,自己是从宿舍走来的,自然是要比他的脚步快。汪曼春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坐好,闭目养神,决定再休息一会就收拾。

背后的书柜那里传来“窣窣”的脚步声,汪曼春睁眼,喊了一声:“谁!”

然后是书本掉落的声音。

对方应该没猜到有人会在这时候进来,吓得书都掉了。

汪曼春不敢怠慢,抄起桌上的裁纸刀向小房间走去。她担心是贼,毕竟汪芙蕖有些藏书还挺珍贵的,有学生惦记着也不出奇。

“您好,我是汪教授的学生,先生让我在他办公室等他,我们有一些事情要商量……我没有恶意,请您放下小刀可以吗?这很危险,我怕会伤到您。”

小刀正对着他的脸,从内间走出的少年不得不双手举起以示身份。他一脸窘迫,看着不知所措的汪曼春。这一个场景十分滑稽,后来他回忆起来,觉得那时的汪曼春甚是可爱。

汪曼春见对方并无恶意,慌张地将小刀藏在身后,连忙道歉。

她打量着面前的那个少年,从西服料子就能看得出此人绝非出身一般。被盯着的少年丝毫没有露出半丝诧异,反而先发制人:“您就是汪大小姐吧。”

汪曼春起初还惊讶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但看到他的身后的墙上挂着她和汪芙蕖的合照,也没有多问。

她还留意到了他的领带夹上的花纹,是白玉兰。上海用白玉兰做家徽的氏族不少,但看来者的年纪,汪曼春心里也猜得出七八成。

“明家的人?你就是叔父的那个得意门生吧,时常听到他提起你。”

“是,”他笑了笑,“我也经常听汪先生提起汪大小姐,勤奋好学,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代巾帼。在下明楼,请多指教。”

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汪曼春。刚刚的误会,对不起。”

“不打不相识嘛,能认识汪小姐,是明某的荣幸。”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是汪芙蕖来了。

“在谈什么?”汪芙蕖看到两人尴尬地站在屋内,都不敢直视对方,也猜出了个大概。

“明楼啊,我这小侄女她来帮我收拾资料呢,刚刚你俩应该认识了吧……明楼,我的得意门生,曼春我和你提起过的,他写文章写得好,人也聪明,鬼点子也多!曼春啊,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师哥。”汪芙蕖拉过明楼的手,拍了拍,“这是我的侄女,汪曼春。从小跟着我长大,也算是你的师妹吧。你做师哥的,可不许欺负师妹。”

“哪敢哪敢……老师的话向来都是要听的。师妹如此霸道,明楼可不敢欺负。”

汪曼春听出他在指刚刚的事,不禁红了脸。

“你的论文大纲写完了吗?……怎么你俩还在这里干干地站着,坐啊。哎呀屋子里这么热都不知道开下窗通个风……”

汪曼春转身去开窗,明楼倒了杯水给汪芙蕖,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稿纸,递给汪芙蕖查阅。汪曼春也没有闲着,从角落的文件堆里收拾需处理的文件。

 

三个人各做各的事,这时间也过得飞快,不一会太阳下山了。

汪家的司机将汪芙蕖接了回家,明楼锁了办公室的门后追上了先走一步的汪曼春。

“汪小姐!”明楼一路小跑,停下来的时候有些气喘吁吁。

被人突然追上,汪曼春有些诧异,“……明……师哥?”

“天快黑了。汪小姐,我送你回家吧。”

“不了,要回家我刚刚就应该和叔父一起走了。我接下来有个应酬要赴约,就不劳烦师哥了。”

“天黑了女孩子一个人走在街上不安全,我还是送送汪小姐吧。”

“师哥大可不用叫得如此生疏,叫我曼春就好了。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小师妹呀,叫得这么有距离给我叔父听见了他老人家可要不高兴了呀。。”

“汪……曼春啊,你是我们学校的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不是,不过我们学校距离你们这也不远就是了……师哥还记得吗?多年前在令尊的追悼会上我们还见过一面呢……当时明董事长还扇了我叔父一耳光……”

“当时真是对不住老师。家姐性格直爽,向来有什么说什么的……”

点油灯的工人架着梯子,挨个点燃路灯,无数盏微弱的灯光点亮了街头。沿街的商铺也亮起了灯,舞厅里的留声机发出“咿咿呀呀”的歌声,街头上多了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子和来寻欢作乐的人们。

上海的夜又开始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着,不一会就走到了聚会的餐馆。

“曼春!”小菥和一些同学站在门口,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汪曼春,便冲她招手。她换了一件素色的旗袍,披了件长款披肩。应该是粉底涂厚了些,她的脸在餐馆的灯牌下显得有些惨白。

她看到了汪曼春身旁的明楼,没有多言。反而瞥了眼站在一旁给汪曼春写信的男生,不出她意料,果然脸色苍白,呆若木鸡。

配合上信的内容,和与汪曼春一同出现的男人,这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小菥暗想,嘴角也浮现出笑意。

她邀请明楼一同加入聚餐,明楼以家里有事为由推辞了。小菥挽着汪曼春,正准备走过那位男同学的时候,汪曼春却被明楼拉住了。

“曼春,月底我们学校有一场舞会,我能邀请你做我的舞伴吗?”

汪曼春没有犹豫,大方答:“好啊。过几天再详聊吧。天色晚了你也快回家吧,不然明董事长要担心了。”

小菥招呼大家进入餐馆,明楼拦了辆黄包车离开了。

唯独留下那名男同学呆呆站在原地。

餐馆的灯牌将他的脸照得比小菥的还要苍白无力。

+++

急急忙忙赶出02,现在是深夜时分,等我休息好了再回来改稿……

达成每日3k+[1/1]

对01的时间线和年龄设定做了些更改

如有不足,欢迎各位太太指教

新文风用起来好不顺手啊(小小的吐槽一下)

03大概就是到了舞会的事了,然后就是两个人谈恋爱的日常(?)

关于谈恋爱这一part我一直没什么灵感,如果有什么好的提议也欢迎提出

看完有什么想法也欢迎评论区吐槽嗷。你们没话说我好慌

爱你们mua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1)
热度(18)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