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楼春衍生】【蔺秦】美人如玉

蔺晨×秦般弱。

时间线在《琅琊榜》开始之前的几年。

###邪教大把ooc注意避雷###

傻白甜风格初尝试但是并不甜。我是咸党。


+++

01.

在很久很久以前,相传有一座山,叫琅琊山,山里有个阁,人称琅琊阁。琅琊山坐落在江左一带,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素来是江左才子踩青出游的好地方。琅琊阁位于琅琊山顶,常年对外开放,提供食宿的同时还顺带帮人解答天底下所有疑惑(收费还不低),每年年底还会放出一张“琅琊榜”供世人娱乐。于是乎,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久而久之也带动了琅琊山成为拉动廊州旅游业的景点之一。

一方水土一方人,琅琊阁的各任阁主都是出了名的温柔儒雅。可偏偏现任阁主却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游手好闲,每天不是调戏美人就是去研究奇奇怪怪的草药,偶尔还会消失几天不见人影。老阁主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里神游了,走前还撂下话头说,自家傻儿子什么时候能给琅琊阁添个阁主夫人他就什么时候回来。

这可苦了手底下的弟兄们。少阁主虽然平日里待他们不错,但是他不在琅琊阁的时候积压的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多。老阁主有规矩,阁中所有事物需要给少阁主过目后方能处理。这规矩最开始还能将少阁主困在阁中乖乖呆着,但老阁主前脚一走,后脚少阁主也跟着不知所踪。这些年偶尔还有被他撩过的迷妹找上门来,帮他开脱也不是一件讨好的差事。

琅琊阁前院。

门仆甲:“不得不说啊,我们阁主眼光真不错诶,刚刚送走的那个姑娘长得可真标致啊!我们村村口老漂亮的小翠都不及她一丢丢……”

门仆乙:“诶你新来的不知道哦,刚刚那个姑娘可是去年美人榜排名第九的林姑娘!你那个什么小翠怎么能和人家比啊。你要是喜欢,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去档案室拿一张她的画像……”

门仆甲:“你这点鬼心思!我就只是随口说说你还真当真啊!说吧要多少银两才能拿到她的画像?”

门仆乙伸出手,张开巴掌在对方面前摇了摇。

门仆甲露出为难的神色,但还是从袖口中摸出一个素色布袋,从中拿出一些碎银子。

门仆乙抓过银子,笑嘻嘻地拍了拍对方肩头,担保一定会完成任务。

 

栋——栋——。

有人在击放在入口的鼓。在一旁偷懒的两个门仆连忙跑去看是谁在击鼓。

“请问……这里是琅琊阁吗?”

来者是一位年轻女子,她穿着朴素,头戴面纱,还挎着一个土气的布袋。门仆乙是个老油条,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布袋沉甸甸的,肯定放了好东西。

登阁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在山中游玩顺便投宿的游人,一种是特地跑来寻求答案的访客。女子明显属于后者。

她好奇地打量着前院,仿佛好像想找出什么东西。

门仆甲先发话了:“抱歉姑娘,我们阁主不在,有事请择日再登门吧。”

噢,登阁的还有第三种人,这种可称作被少阁主撩过、结果被人家怼上门的美人。

这第三种人每年上门的数目足以组成一个排。

新来的眼瞎乱说话,可在阁中工作多年的门仆乙可不瞎。少阁主虽然风流,但这种涉及姑娘家清白的话可是不能乱讲的。琅琊阁吃的是人情这口饭,得罪了人对谁都没好处。

他推开甲走向前,向女子作揖行礼,赔笑道:“他不经事,乱说话,姑娘可别多怪罪。姑娘是来住宿的,还是来寻求问题答案的?”

“寻求答案。”

“姑娘,”门仆乙指了指角落处的柜子,“请将您的问题写在一张纸条上,选一个带锁的柜子将纸条放进去,三天之后再登阁打开柜子,里面会放着敝阁的报价。如果姑娘觉得合适,请按报价将银两放入柜中,自然会有人将答案送入您手中。”

对方听完,接过门仆甲递来的笔纸,找了张桌椅坐下,慢慢地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女子站在柜子前挑选片刻,最后选了个不起眼的柜子将纸条锁了起来。她没有选择在阁内留宿,两位门仆将她送到了半山腰。

 

 

他们回到琅琊阁时发现有只胖鸽子停在柜子上,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俩。

鸽子腿上还绑着一个小筒——它应该是阁里养着的信鸽,如果是从外面回来,此时应该飞回鸽舍,跑来前院的柜子干什么。

门仆甲想去将那只鸽子抓下来,琅琊阁养的鸽子可比他聪明得多,扑哧一下煽动翅膀,飞了,顺带还留给他一坨新鲜的排泄物在头上。

甲恼羞成怒,叫嚣着不吃了你老子就不姓X!然后抓起扫帚想将鸽子打下。

人的被惹恼的潜力是无限的,可人家鸽子会飞,在这一个生理条件的差距下,落下风者只能获得一头的鸽粪。

乙在一旁偷乐。不料鸽子掠过他头顶,乙觉得头好像有些湿,一摸发现是一坨新鲜的液体。

你这臭家伙老子今天不炖了你我今天就不姓Y!

现在有两个人加入了炖鸽子阵营。一时间前院好不热闹。

——诶,你说这个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清蒸寡淡了点但味鲜,红烧的话配壶烧酒更有滋味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两人都停止了动作。

是少阁主回来了。

蔺晨手里抓着那只胖鸽子。那鸽子乖乖地窝在他手中不动,甚至还有些发抖。

他顺了顺鸽子的毛,动作轻柔,可鸽子却不敢再抖,一动不动地缩在他手心中装死。

还是少阁主治鸽有方。两位门仆心里啧啧道。

管家从内间出来,接过蔺晨手中的鸽子和布袋,蔺晨不知从那里变出一把白扇子,坐在方才那姑娘坐过的石椅上,扇风。

“你们两个新来的吗?不晓得阁里的规矩?那些信鸽是你们能随便乱抓的吗?”

蔺晨接过管家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他笑起来很有魅力,也不难怪那些姑娘们三番五次来找他还不嫌烦了。

可他俩却看得心里发毛。

“就按阁里的规矩处置吧。”

就是本月工钱克扣一半。

蔺晨喝完茶水,将杯子随手一放,走了。留下两个顶着一头鸽屎的倒霉蛋欲哭无泪。

 

 

02.

秦般弱此次前往琅琊阁,是带着誉王的嘱咐来的。

七日前,誉王府偏厅。

誉王紧急找来他府中养着的所有门客。誉王坐在主位上,门客坐在周围。誉王的脸色非常难看,屋内低气压严重,没有人敢出声,都低着头等着风向变动。

低气压总是会带来狂风暴雨的。

“太子这般行为卑鄙!无耻!落井下石!实在是太欺人太甚!!”

一个玉制的茶杯被丢到秦般弱面前,杯中剩余的茶水溅湿了她的下装。其他门客被吓得说不上话,唯独秦般弱只是拂了拂衣摆,泰然自若地起身。

“殿下,请息怒。现在动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殿下要注意身体才是!莫让对家看了笑话!”

秦般弱是新来的谋士,她不懂誉王生气时最忌惮什么,可有些老谋士懂得。他们有的在心里为秦般弱祈祷,有的幸灾乐祸,但无不在等候接下来的发展。

哐啷。又一个外国使臣送的琉璃花瓶被摔碎了。

誉王殿下是众所周知的好脾气。很少有事能让他如此动怒。

上次誉王发火,砸了一套珍贵茶饼,一位小厮看着有利可图,将清理出的碎片拿出去倒卖。誉王晓得后,那个小厮的双手没有保住,脑袋也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上上次誉王发火,一个谋士仗着自己最近被誉王宠信,多言了两句,却触碰到了禁区。一个月后,这人被安上了谋反的罪名,全家抄斩。

上上次……

呃……大梁的五珠亲王、受人爱戴的誉王殿下,脾气好的名声可是传遍国内外的。

“……”誉王停止了砸东西的动作。

老谋士们相互对视,用眼神交流着各自的看法。

——她就是那个新兴起的红袖招的幕后掌柜吧。

——这姑娘可能留不得了啊,啧啧啧可惜了,多好的苗子。

——我看可不一定,这姑娘细看还挺好看的,殿下再怎么生气也会怜香惜玉吧。

——好看是好看,现在这京城里流行画红色眼线吗?我怎么没听我家婆娘提起过。

——……

“你叫……”誉王盯着那姑娘,开口了。

“回殿下,小女名为秦般弱。”

“好,般弱。你说说你的看法。”

???

期待着接下来发展的老谋士们面面相觑。

标准走向不是殿下叫来外面的侍卫,然后将这姑娘押走吗??

他们都想好了怎么安慰这姑娘的家里人了,甚至连挽词都想好了。

“太子殿下这般行为虽然表面上压制了殿下的财路,可他这种方法不是长久之计,只要用点计谋,自然能让他在陛下面前不打自招。”

秦般弱提供的方法听起来新颖,操作上来看也十分可行。可有些老谋士坐不住了,纷纷跳出来指出她的方法的漏洞之处。可当誉王反问他们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时,却又一个个抓耳挠腮。

“唉……你们说本王养你们到底是为了啥,居然连一个女人都比不上!”

角落里有一个不太吭声的老谋士起身发言:“殿下,相传琅琊山上的琅琊阁能够衡量天下大事,盘点世间英雄。既然人家开门做生意,微臣觉得,可以一试。”

“江湖上的歪门邪道,怎么能随便议论朝堂之事!”

“就是!”

他的声音很快淹没在众人的唾沫之中。

 

第二天,秦般弱被誉王单独约见。

“我觉得你很有想法。你昨天提的那个计谋虽然被他们指出有缺漏,但论可行性来说值得一试。”

秦般弱心里一喜,以为面前的人决定采用自己的计划时,却不料被他下一句话给噎到。

“我从来不习惯做剑走偏锋的事,况且你那个计谋的确漏洞太多。昨天有人提出向琅琊阁寻求解答,我看也是一个可行的法子。如果将来能将这个强大的江湖势力为我所用,自然是最好的了。”

“所以殿下打算何时登阁求解?”

秦般弱端起茶壶,为誉王倒了一杯茶,忍住了将茶水倒在对方脸上的冲动。

这个计谋她可是策划了相当久的,从布局到设计她都认为无懈可击。结果就被上司和同僚间的几句话驳回,不气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本来是她爬上位的第一步,相当关键。

果然她还是太稚嫩,出谋划策并不是她在行的事。如今为了达到那个目的,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学。

可现在这第一步看起来是行不通了,这几日要另做打算。

“我本想亲自登阁以显诚意,可父皇的生辰快到了,朝中的事物比较多我走不开。今天让你来,是想派你待我去一次琅琊阁试探下对方的态度。顺便看看这个难题是不是还能保得住琅琊阁这个招牌!”

反正近日红袖招有手下帮忙打理,自己走开几日也是没问题的。既然上司提出要求,自己也没有不完成任务的道理。

就当做是一次公费旅行了。秦般弱心想。

 

 

03.

现在正值午饭时间,驿站楼下开着的饭馆厨房飘出屡屡油烟,闻着就饿。秦般弱根据昨天驿站老板娘提供的信息做好了相关的攻略,放下笔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到了中午。她简单收拾了下,带上些出门必备品下楼吃饭。

午饭很简单,一菜一汤,足够一个女子吃的了。可能是很少有见到有女性单独出游,独自一人坐一张桌子的秦般弱吸引了馆子里的部分目光。

有登徒子试图和她搭讪,结果是老板娘找来担架将那人抬了出去。

秦般弱能成立红袖招,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她用过午饭,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出门了。

 

廊州果然是大梁的著名旅游城市。街上都是来自各地的旅客,偶尔还会见到有穿着异域服饰的外国人。本地人沿街开了各种特色店铺,从特产专卖到特色小吃再到专门提供导游服务的铺子,应有尽有。

秦般弱第一次来到这种热闹的地方,不免一直好奇地四处瞅,上一秒拿起胭脂郎推荐的新色胭脂,下一秒就给旁边摊位的纺织娘塞一条漂亮的丝巾。她就像是一个身居深闺初入市小姑娘,左瞧瞧右看看,看到喜欢的就出钱买,不一会手里都是喜欢的小玩意。

果然喜欢逛街买东西是每个女性的隐藏属性。

逛累了找了家买糖水的摊子坐下。糖水摊生意红火,秦般弱占下了最后一张桌子。

“这位姑娘,不介意我拼桌吧。”

秦般弱戴着面纱,喝糖水的动作有些繁琐。她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来者就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了。

“老板,老规矩!”

看来还是个熟客。

她默许了对方的行为,默默地继续喝糖水。

来者是一个披着长发的年轻男子,在一群梳着发髻的人中显得唐突却又不显眼。其他旅客都是穿着轻便的短衣,就他是一身白衣飘飘,秦般弱担心他的衣服沾上污渍之后会不会很难洗。

老板麻利地端上一碗粉子蛋,却不愿收他的钱。

“蔺公子治好了我媳妇的病,我谢谢还来不及啊还怎么敢收你的钱!以后蔺公子来我这喝糖水不收钱!”

哎哟,看起来老不正经,居然是一位郎中。

那个蔺公子也没有多推辞,拿起勺子就吃起来。

两个人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只剩下尴尬的沉闷。

“姑娘你是来旅游的吗,芳名是啥今年贵庚有没有婚约?”

前一个问题还算正常,可后面的一连串秦般弱听着汗颜。居然有人搭讪一上来就这样,是蠢还是性子直啊。她想起今天中午的那个登徒子,那个搭讪技术明显比他高明许多,可惜就是手不安分。

来廊州的目的不能真答,可不搭理人是不礼貌的行为。

秦般弱点头。

“你为什么一直带着面纱啊。”

“最近流行画红色眼线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的眉毛修得还挺好看。”

“诶你怎么不说话啊,喉咙不舒服本大爷可以帮你治治。”

对方只是一直在碎碎念,秦般弱没有搭理他。她的糖水也喝完了,搁下碗准备走。

“你要走了啊,姑娘是旅客吧我可以免费导游的!廊州这里我最熟,特别是琅琊山那一块,绝对比那些自称资深导游做得好。姑娘你要是给我看下你的脸我可以给你来个优惠……”

她受够了对方这么一直碎碎念,瞪了她一眼。

对方立刻怂了。

 

 

04.

蔺晨并没有乖乖呆在琅琊阁太久,第二天天刚亮就跑了下山。前几天离开琅琊阁的原因是要去找一株珍稀草药,可这一次下山是因为又到了每个月的义诊时间,每次义诊他都会在山下呆上两日。

他在街头找了块干净的地,找了个马扎一坐,等候有顾客上门。偶尔会有些看不起病的穷人家会找他看病,有些知道他是江湖郎中的熟客介绍来的朋友也会找他开方子。但最开始顾客都是蔺晨当街拉来的漂亮小姐姐,免费帮她们修个眉,还顺便做个恋爱占卜。久而久之大家都误以为他是个修眉匠,从袪班祛痘到情感顾问样样精通,在廊州少女群里小有名气。

那天找他的小姐姐有些多,忙完之后发现有些饿,于是找了家认识的糖水摊子喝点糖水。老板的媳妇患有严重的肺病,找了许多大夫都治不好,蔺晨出手援助,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然后被老板视为救命恩人。到摊子的时候已经没有空桌子了,只有一个戴着面纱的独身女子坐一张桌子,他厚着脸皮去拼桌。

老板的手艺不错,粉子蛋还是做得这么好吃。

诶同桌的姑娘怎么独身一人啊为什么带着面纱啊她到底从哪里来的啊。

心中疑问逐个抛出,却收获了姑娘的一个白眼。

明明他还好心地自荐可以做导游。琅琊阁阁主亲自带你游遍琅琊山,这个可是没有多少人能享受的殊荣好伐?

“……你带着面纱是因为脸上有疤吗?诶你可以问下廊州的姑娘们,我的祛斑技术可是出了名的,收费还便宜……”

姑娘再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05.

秦般弱再次看到那个烦人的白衣男子是在第二天。

按照计划表上看,她今天是要游一下琅琊山的著名景点。虽然前日到了廊州之后直接上山去了趟琅琊阁,可山上景点可不止琅琊阁一处,细细数下来还是有很多值得游览的地方。

前一晚她问了下驿站的老板娘知不知道那个白衣郎中。老板娘一提到他就对他赞不绝口,夸他人帅审美好修眉技术一级棒,笑起来能迷倒一众小姑娘。老板娘扯了扯腰上的香囊,说这个就是他帮忙配的,戴上之后走起路来都是香香的。

……他是妇女之友?

不过他自称廊州少女都知道他这事应该不假,老板娘年近不惑都对他称赞有加,可见他的影响力有多强。

“那个蔺的公子虽然看起来是一位修眉匠,但其实是一位郎中呢,好多看不起病的穷人家都喜欢找他,他开方子从来不收钱,却都药到病除。”

邻桌的姑娘听到她们在讨论他,也插了进来。

“他老会夸姑娘好看了,修辞还不带重复的呢。我认识的好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也不知道他成亲没有……”

秦般弱心中暗自白了一眼,迷妹眼里出西施这话也不假。

不过从大家的描述中,他不仅是妇女之友,还是个好人。

 

山上的天气说变就变,一点面子都不给。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一眨眼就乌云密布。

秦般弱找了处亭子避雨,一进去就看到昨天那个白衣郎中坐在石椅上写东西。

她转身就想走,可天公不作美,哗哗得这雨又下大了。

“有缘啊,姑娘。”

我可不想和你有缘。

他读不出秦般弱心中所语,但不妨碍他向秦般弱展示他的作品。

——琅琊山私人团一日游,含山内大小景点,价格实惠童叟无欺,留宿琅琊阁送住房折扣,适合三两知己、一家大小的六人内组合。

这人昨天在山下做郎中,今天咋就在山里做导游呢。

此时此刻她真后悔昨天拒绝了他的自荐。因为她现在迷路了,而且在这半山腰转悠了大半时辰都没能转出去。

现在还遇到这种天气,真是倒霉。

秦般弱泄气地坐在另一张石椅上,捶着酸痛的腿。

 

“姑娘,你迷路了吧。这山路不好走,就算本地人也很容易迷路。”

蔺晨摇了摇折扇,欣赏着亭外的雨。这雨虽下的大,但很快就能停,他也不介意多等会。

更何况有一位美人和他一起等呢。

虽然那美人从认识开始就一直戴着面纱,不过蔺晨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姐姐。

不同于在美人榜里排行的美女们,她的美是一种气质美,仿佛坐在那里一瞥,魂魄就被她的秋波勾走。

那种气质像是一种蛇蝎美人应该有的,可她看起来不像是心狠手辣的人。

或者说现在不是。

蔺晨竟然有些期待她有黑化的一天。

“是。”秦般弱开口了,“这路真难走。”

“需要导游吗?二两银子,包你游完整个廊州。”

秦般弱开始从袖口中掏荷包。

“姑娘若是能让蔺某瞅下摘掉面纱下的脸,五折。”

一张银票丢到手里,数额不低。

“不用找了。”

看来还是不同意。

“诶就算不乐意,怎么说我现在都是姑娘的专属导游了吧。我姓蔺,姑娘怎么称呼?”

“我姓秦。”

“秦姑娘今年贵庚?家中有几口人?父母安康否?可有兄弟姐妹?”

秦般弱汗颜。这人身兼郎中和导游,现在还是来查户口的吧?

 

 

06.

雨真的很快就停了。蔺晨带着秦般弱游遍了琅琊山各大景点,有些入口处挤了很多人的景点,蔺晨都能找到没人的捷径进去。

一天下来,两个人逛得也累了。

蔺晨口中的最后一个景点,居然是一处陡崖。两人到那里时已经天渐渐暗了下来,太阳正向西边徐徐下落。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秦般弱坐在一块石头上,揉着酸痛的小腿,眼睛却贪婪地吸收着眼前的美景。

蔺晨很难得的没有说话,陪她静静地观赏着这风景。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西走到消失,天边的晚霞将云朵染成橙色,和不远处的乌云混合在一起。

“漂亮吧。”蔺晨开口了。

“这地方是我小时候发现的,是整个琅琊山观赏落日的最佳地点。”

“这些年你是我第一个带来这里的人。”

“其他人可不知道哦。”

秦般弱笑笑。隔着那张面纱,蔺晨看不见。

“也算是你那张不用找的银票的额外服务吧。”

她笑起来应该很好看,蔺晨想。

 

 

07.

落日看完了,秦般弱该下山回驿站了。

两人没走几步,这山间的天气又骤变,乌云盘踞在树林上空,雨又哗哗地下。

而且天色越来越暗,现在下山来不及了,最近的亭子走过去还不如直接走回琅琊阁。

于是蔺晨将秦般弱带回了琅琊阁。

不知道是谁暗地里嗷了一嗓子,不出半炷香的时间,整个琅琊阁都知道少阁主带了个女人回来。

那个女人带着面纱,看不清她的脸。不过以少阁主的品味来看,肯定不差就是了。

琅琊阁里暗恋少阁主的迷妹黯然心碎,但很快化悲伤为八卦,一时间关于这姑娘的身世的传言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还有人迅速编出两人相恋的前因后果。有好事者不怕死,直接跑去问他那姑娘是谁。

“一位客人,凑巧碰上的。”

每年都能撩到无数美人还让对方找上门来的蔺阁主,居然带回了个姑娘,现在他说只是凑巧碰上,没人信。

好事者摇了摇头。转头就将他的话添油加醋地加入各个版本的谣言中。

 

蔺晨回到自己屋子内,简单洗漱后就坐在书桌旁处理这两天的问题条子。

他将一把鸽食洒在一个闲置的洗笔缸里,那只胖鸽子在一旁安静地啄米。一人一鸽,和谐得体。

他咬着笔杆子,思索片刻后写下各种问题的答案。

“跪求每个月都会在村口义诊的那个笑起来苏的不行的修眉匠的联系方式。”

——寄到琅琊阁中敝阁会帮忙转达。

旁边写着这个答案的报价:不收钱。

“本季新热门妆容会是什么?什么颜色的眼线液会成为新一季热门单品?”

——请询问每个月都会在琅琊山下义诊的那个修眉匠,他会解答你的疑惑。另外敝阁认为,红色的眼线液或许会成为新一季的热门,不过跟风有风险,入坑需谨慎,此坑可能会变成胭脂坑的下一个屠杀荷包的变种坑。

本题答案报价:不收钱了留着银子买买买吧。

……

他看完了所有条子,问题无非写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鸽子肉是清蒸还是红烧好吃”、“求烹饪的基础入门指南”、“我和我的女友吵架了该怎么办”、“我喜欢上了对门的小哥哥怎么办”等等。他都很耐心地写下答案,然后报价处一律写着不收钱。

直到他翻到最后一条。那条是秦般弱前两天放在柜子里的那条。

是一道和朝堂相关的问题,写得很隐晦,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二虎之争的事。写条子的人是誉王那边的,字迹清秀,不像是男人的字迹。

什么时候誉王身边出了个女性的得力干将?

蔺晨侧着头想了想,一时也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看到那只胖鸽子一直在啄米,觉得好玩,便戳它的头。

“为什么秦姑娘不乐意给我看她的脸呢?”

鸽子停止动作,咕咕了两声,蔺晨说:“我问过她了,没有婚约也没有心上人。”

咕咕。

脸上也没斑……我猜的。要是有就让本大爷大大方方地治嘛……又不收钱。

咕咕。

去看她洗澡不就知道了吗……?对哦!谁洗澡还带着面纱呀!算算时间她应该还没出浴才是……姑娘洗澡都没有这么快的……

蔺晨兴奋地丢下笔,正想走出房门往姑娘厢房方向走势,反应过来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气势汹汹地杀回房间。

“诶你这小胖子出个啥主意呢!!看姑娘家洗澡像是本大爷干的事吗?!”

咕咕。像。

被一双大手抓住的白鸽两眼一翻,又装死。

蔺晨见它在装死也没有太为难它,手一松,那只胖鸽子扇着翅膀“扑哧”地飞出房间。

 

 

08.

伴随着各种谣言,秦般弱在琅琊阁住下了一夜。

沐浴时服侍她的小侍女一直打量着自己,可将和她对视的时候她又很快地避开,好像在做什么亏心事。

是她脸上有什么东西还是怎么了?不就淋了点雨头发有些乱吗,有什么好看的。

沐浴完毕,秦般弱穿好衣服,正想从荷包里拿出点碎银子作打赏时,发现小侍女又在瞅自己。

秦般弱:“……”

不久后另一位侍女送上今晚的晚饭。琅琊阁出品的菜肴虽分量不多,但都各个精致,很符合这里的风格。秦般弱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嗯,不错。

结果用余光看见那位送饭的侍女也在瞅自己。

……这琅琊阁怎么净是怪人啊。

用完晚膳,秦般弱见距离睡觉时间还有些时间,抽出书架里的书阅读。她没读一会,便留意到门外有些窸窸窣窣地声音传进来。

她骤然拉开房门,发现门外一干侍女趴着门缝往里面看。她的动作突然,有些人冷不丁地往秦般弱身上扑,她轻巧地躲开,任由最底下的侍女摔个狗啃泥。

“说吧,你们都是谁?大晚上的趴在客人房门干什么!这琅琊阁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没有摔的侍女被吓得不敢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看你,面面相觑地等着有人吭声。

场面一度沉默。

秦般弱黑着脸准备关上门,却被一位大胆侍女抵住了门。

少阁主迷妹团在心中为这位勇敢的少女点了个赞。

“等下秦姑娘!我们就只是想来问下你和少阁主……”

我和他没关系。

“五十两银票包下的临时导游,满意了吧。”

最后四个字的含义是还不快滚。

听对方的语调好像给了自己台阶下,迷妹团点头如捣蒜,三两下都跑干净了。

有钱真好啊,少阁主迷妹团心想。

她们回到厢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凑钱,却怎么也凑不出五十两。

——我要是有钱,第一件事就是包下少阁主给姐妹们当导游游遍廊州!

一位小迷妹踩在矮桌上发表壮志,底下一群少女拍着掌表示附议。

 

 

09.

第二天正是取报价的日子。

秦般弱早早地起身洗漱,反正机缘巧合住在琅琊阁内,顺手去拿也省事。

可能是她起太早,天才刚刚亮。秦般弱走到前院,发现前院的石板都是低洼水坑,温度也比阁内低上不少。看来昨天那场雨下得还挺大。

前院的那个柜子是露天的,整个柜子都被淋湿,她担心里面所放的纸条,便匆忙地从荷包里掏出钥匙,将存放条子的那个柜子打开。

柜子的防水还是做得不错,纵然外面湿的都可以种蘑菇,里面还是干燥如旧。

她抽出里面的纸条,看了眼报价,便再从荷包里掏出几张银票放进去,再锁好。

接下来就是等答案送到她手中了。

琅琊阁,号称天下第一大情报组织,相传能够衡量天下大事,盘点世间英雄。

 

蔺晨在一处隐蔽处看着秦般弱的动作。

原来誉王身边的那位女谋士居然是她?

——大概在两个月前,有个信报上写着誉王府新招揽了一批谋士,其中有一位谋士姓秦,叫秦般弱,对外身份是红袖招的掌柜,真实身份,待查。

 

 

10.

刚过晌午,蔺晨没能留住秦般弱在阁中吃饭,便送她下山了。

下山后去了趟驿站收拾东西退房,然后蔺晨将她送到了郊外。

“就不劳烦蔺阁主了,我自己会走。”

“有缘再见。”

说完,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独留蔺晨一人穿着一袭白衣,站在五里亭中,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无边的驿道尽头。

而秦般弱没有回过头一次。

期间秦般弱在一处驿站中稍作歇息,刚刚找了张桌子坐下,有一只胖白鸽停在桌上,用一双灰溜溜的眼珠子瞧着自己。

腿上绑着一个装了纸条的小筒。

 

蔺晨爬回琅琊阁,正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发现有人坐在亭子中,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在这种暖和到出汗的天气还要披着这么厚的外衣,除了自家那个不听话的病人还有谁。

“长苏。”

“蔺晨,你回来啦。”

“哟,你怎么不管管你家宗主?刚刚好转就任由他跑出来瞎逛!哎哎哎梅长苏你笑什么,药喝了吗,不好好躺着跑到半山腰做什么。”

黎刚听了很委屈:“你给宗主安排的屋子太闷了,宗主醒来之后听说你不在阁里,说要下来透透气。我们又拗不过他……所以……”

“黎刚管不过,我们的小飞流就不管了吗?”

蔺晨伸手想摸摸旁边小孩的头,对方躲开他的手,窜到了亭子后方的竹林里。

竹林中透出一声闷闷的声音:“热!不乖!”

虽然冬季已经过去,整个阁只有梅长苏的那间厢房里还点着炭火。毕竟住了位超级虚弱的病人,怎么说都要多加照顾才是。

上个月梅长苏来琅琊阁作客,不料病情复发,不得不在阁中又住上一段时间。前几日离开琅琊阁,蔺晨就是去给他挖需要用的草药来着。

“刚刚干嘛去了,听他们说你是去送一位女子下山?”

梅长苏口中的他们应该就是琅琊阁八卦小队。

“嗯。”

“谁啊值得我们蔺阁主亲自送。”

“我还给她做了一天的导游呢!是个很漂亮的姑娘。”

“可我听他们说那位姑娘带着面纱,看不清她的脸。你怎么知道她漂亮?”

“她的眼睛告诉我她很漂亮。”

“得了,认真点,老阁主知道后不给气死。”

“谁要管那个老头子啊!”

“查清楚对方身份了吗?”

“查清楚了,誉王的新谋士,估计是个厉害的角色,你到时候小心点。”

“有你在,我会小心的。你怎么知道她是个厉害的角色?”

“猜的。”



+++

这对真的,超冷门。

比隔壁楼丽还要冷门(猜的)

于是自己割了大腿肉,但并不好吃

我和你嗦这就是个邪教,邪教懂伐?

接下来可能还会产出误将盐当糖撒的蔺秦小甜饼

喜欢的话若不点小红心就点个小蓝手呗爱你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24)
热度(101)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