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楼春】无法攻略的游戏人生(上)

游戏梗。明楼是玩家,汪曼春是游戏里的一个无法攻略的NPC。

游戏名字叫《伪装者》。

大把私设ooc注意避雷。

可能有些长所以我先放一截上来看看反响如何。

开头有一大段明家日常,不是特别重要,不过我写的很开心


+++

01.

我叫明楼,日月明,木娄楼。十七岁,是市第七十六中学的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我成绩优异,是班里的班长兼学校学生会副主席。自认为长相还行,之前偶尔还会收到来自女生的情书。有人说我和校医室的凌远校医有几分相似,可能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成熟型的,校医室门口的意见箱常年被粉红色信封挤爆,而且她们一有小伤都喜欢请假去校医室,搞得我手里的请假条老是消耗得特别快。

唉,现在的女生不学习,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明有这么一个大好资源就在身边,也不知道珍惜。偏偏舍近求远,顶着夏季热浪去校医室只求凌校医一瞥。

我叹了口气,摸了摸手里那些从前还没来得及给我扔掉的情书,看着刚拿到我批假的假条的女同学欢天喜地地去校医室见男神了。

自从我们换了个历史老师,我能收到情书这事就变得更加缥缈无望。

双眼皮,高鼻梁,嗯,不错。

前桌的女同学抽回我手中的镜子。

“班长,蔺老师让你下课后找他一趟。还有,以后不要拿我的镜子瞎显摆了!”

接下来那句话才是暴击。

“明楼啊,虽然说你现在……有些肉感,但还是再瘦点才对得起你那双眼皮高鼻梁啊。”

 

……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沉。

这人说话说得真实在。

计划今晚红烧肉少吃两块。然后饭后去跑两圈。

 

 

02.

放学之后我总喜欢骑车到距离学校两条街外的租赁店,租点新出的游戏或者电影回来看看。

 

虽然我本可以让明家的司机开车来接,但我没有。原因有二,第一太过招摇,第二是有时候班里或者学生会的工作需要干到很晚,让司机等也不好。

更何况骑车有益健康。

我大姐说的。

她还说过游戏无益于学业,不允许我买,于是我只能偷偷摸摸地去租来玩。青春期的男生最喜欢的就是打游戏了,奈何家姐军令如山,我只好假意妥协。

 

我的大姐明镜,金融管理学博士,是我们明氏的区域经理,年纪轻轻手腕独断,一上任就将不服她的旧党打压的连话都不敢吱一声。

我父母工作很忙,父亲是明氏董事长,母亲是外交官。他们三天两头地就往外飞,时常不见个踪影,所以从小我的家庭教育都是我姐给我的。

长姐如母,我既怕她,又尊敬她。

我有个弟弟,明台,今年五岁,是个小恶魔,还是明家的小祖宗。偏偏大姐还疼他疼得打紧,含在嘴里怕摔了,捧在手心怕化了。当他学会走路的时候他跑来我房间撕烂了我写了很久的活动企划书,我没忍住,严厉说教了他一顿,那小子果然嘤嘤嘤地跑去和大姐告状。

虽然下场是被大姐罚抄族规,不过那事之后在明家明台最怕的人就是我。

可我怎么老觉得我在明家的地位都不如大姐养的那支金毛高呢。

我还有一个弟弟,明诚。不过他并不是我们明家所出,但我们一家都很疼他,完全把他当明家的一员看待。阿诚是个十分机灵的人,平日里喜欢和我一起学习读书,我也喜欢指导他。今年刚读初一,身体开始抽苗,再过不了两年应该就能和我齐高了。

我们明家真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成兰草啊。

 

今天学生会的例会开的有些迟了,我骑着车出校门的时候,连门口的小吃街都只剩三三两两穿着校服的学生。

两条街的距离也就是十分钟的车距,找了个单车位将车子停好,走进一家门面破旧的租赁店。

颇有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破旧的广告灯牌上印着黑体大字“租赁光盘”,如果不是熟客还以为是什么洗黑钱场所。

我以前问过为什么门面从来都不整修一下,这样会吸引更多客人上门。明明里面是相当现代明亮的装修风格。

记得当时老板梁仲春瞥了我一眼,手里数钱的动作没有停止。

“懒得了,没必要。就图个门面漂亮瞎花钱,有意义吗。”

后来阿诚到了高中老喜欢和他倒卖光盘,就连数钱的动作也学得有样学样的。到手的利润四六分,阿诚四他六。

阿诚那四分利除了给自己购置学习用品,剩余的钱全部拿来买我和明台的零食。看着他一身骨头,我总是心疼他,劝他买点好吃的给自己补补,但他也总是吧唧吧唧地眨着他的鹿眼委屈地和我说:他吃不胖。

而且还控诉我老是吃得太多,在饭桌上扫盘速度太快。

 

“来了啊。”

梁仲春见来者是我,从柜台下方抽出我昨天点名的东西。

他是一位事业有成的中年大叔,据说从前真的是洗黑钱做走私的,但后来金盆洗手不干了,拖家带口来到我们城市开了家租赁店。他留着一字胡,看着有些滑稽。

但我从来没敢直面和他说这话。

我觉得他对我这个熟客还是客气的,有什么好东西总是优先关照我。

“你要的电影和书全在这了,最近外面难搞到的。这几本漫画看完之后记得还回来。”

我翻了翻那个纸箱,里面果然都是我要的东西。

瞒着大姐给明台租的动画片,阿诚委托我帮忙带的漫画,还有我要的一些新出的游戏碟。

噢,还有我要的VR。

这台VR是梁仲春最近新进的货,我一早就预订下来了。昨天刚到,梁仲春宝贝着呢,可现在不得不先按照约定租给我先。

梁仲春从中翻出一张游戏盘,在我面前得意地晃了晃。

“昨天和你提到的。这家公司为了配合着新出的高科技专门翻了一次这个游戏,这两年超级热门。可能是玩法比较多吧,居然还有很多小女生喜欢找我租来玩,你之前竟然没在我这里租过。这盘子我同这机子一起收的,现在一同租给你,别弄坏了啊。”

《伪装者》的确是这两年热门的游戏,我也听说过,但一直都没租来玩。听说和gal game有些像,是按对话来决定剧情发展,但仍然具有相当强的操作性,所以受众非常广。

“嘿,谢啦。玩完还你。”

我付了押金,将所有物品塞进书包,然后捂着钱包出门。

虽然是熟客了,但这押金仍然高到令人肉疼,那个老狐狸也就只是愿意在收租金时打个九八折。

 

 

03.

大姐公务繁忙,今晚又不能回家吃饭了。

她刚刚抽空打电话来家里,明台听着话筒,得知大姐又不能回家陪他的时候,眼泪都委屈地掉下来了。

“大姐你已经三天没陪我吃晚饭了。”

我隐约听到大姐在了另一头承诺明天一定回家。

虽然她昨天晚上也是这么说的。明台还高兴了很久。

最近明氏的对手使出狠招,让大姐猝不及防,为了挽回这一个失误,她这几天都加班到第二天凌晨才回来,然后一大早就走。明台起床晚,睡得又早,所以他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大姐。

我在一旁听着明台对着话筒奶声奶气地报告今天在幼儿园的所作所为。什么老师奖励他小红花啊,什么哪个漂亮小姑娘和他做游戏啦,对面的大姐听着老开心了。

过了会,明台举着话筒,示意我接听电话。

大姐说这几天她不在,要好好看着明台和阿诚,别千万让这小祖宗惹出什么事来。要是出了问题,第一个拿我开刀。

我连声答应下,然后听到另一头她的秘书通知她有一场会议要开始了。

 

看着点明台,别让他吃这么多雪糕省得闹肚子!

你期中考成绩出了吗?过两天阿诚的家长会你帮我出席下。

我赶紧再答应了两声,电话那头的秘书又在催促,我掐着时机飞快地挂了电话。

 

“大哥,我能吃这个香草冰淇淋吗?”

转身一看,明台小祖宗一手揣着一盒香草味雪糕,刚刚的眼泪早就不知所踪,有的只是写了满脸的“我想吃”。

“吃完晚饭才能吃,而且只能吃一个!”

“另一个是给阿诚哥的!”

我看了眼正在准备餐具的阿诚。阿诚耸肩,表示不关他事。明台见阿诚不配合,立刻改口:“大哥也吃!”

……那红烧肉再少吃两块应该没问题的。

 

 

04.

晚饭后我象征性地出去花园里跑了两圈,回来洗了个澡就迫不及待地戴上VR。

听说这是能身临其境的高科技。

 

游戏的开头是选择角色身份和输入角色名字,和gal game差不多。看到居然有女性角色可以选择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许多女生也喜欢玩这个游戏了。

在玩之前我查了下百科,发现《伪装者》不仅仅是谍战游戏,还可以攻略其他角色。在保证操作性的情况下还加入gal game元素,真是新颖。

男性人物表里角色设定繁多,我挑了一会,选了个“有三重身份,表面是新政府长官内里是军统特务再内里是我党特工”。

听着挺酷的,也不知道怎么样。

我点击了下那个方块,接下来是输入姓名的环节。我想都没想,直接输入“明楼”。我玩游戏从来都只使用自己的名字,不像阿诚能起“青瓷”这种文艺的笔名。

经过一阵眩晕,我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1939年,香港。

一抬头就发现我在一家咖啡厅里,面前是一位欧洲女子NPC,笑盈盈地看着我。按照系统设置好的对话一路走下去,我和她聊得很开心。一位穿着西服配大衣的年轻男子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阿诚】:……先生,我们该走了。

【明楼】:唉,战时的情况就是这么糟糕,身边的人总是这么没有礼貌,再见。

 

然后我就和这个男人走出咖啡厅,上了一辆车子。

他递给我一份报告,我打开看了起来。里面写满了日文,但我居然奇迹般的看懂了。

这里面写的就是这个角色的一些事迹,也算是让玩家对这个角色有初步了解。

报告上写了“明楼”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早些年在巴黎留过学,学的是经济系,然后在哈尔滨任过教,但是后来又回到巴黎教书。双亲早逝,是姐姐一手带大,姐姐明镜是上海明氏的董事长,弟弟明台这个月会赴港读书,管家兼秘书的弟弟明诚是他身边的得力助手。有来自重庆方面和延安方面的双重嫌疑。曾经是新政府经济司副司长汪芙蕖曾经的得意门生,也是汪芙蕖侄女汪曼春的前男友。近日会回沪担新政府经济司的财经顾问兼特务委员会副主任。

这份报告调查的还挺仔细的。不过很诡异的一点,上面的人名怎么都和我们家重合?

我心大,就认为是凑巧了。

阿诚在前面开着车,通过后视镜我看到明诚的眉目有几分像我们家阿诚,特别那双鹿眼那对粗眉。

……再往更诡异的方向想想,可能这是他长大之后的样子也不一定?

嘿,还长得挺俊俏的。要是我们家阿诚能长成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的耳朵旁边有个悬空的按钮,我点了下,发现居然是人物资料卡。

 

【明诚】明楼管家兼秘书/新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国民党军统上海站情报科少校副官/中共上海地下党情报小组成员

下面是他的人物经历。

 

阿诚和我汇报他刚刚按照“我”的指示杀了原田熊二,从和他谈话的信息中我得出我们现在在往回上海的机场走,而明家的小少爷——明台,将在一个小时后到达香港。

我的右眼一直在跳,告诉我这个明台可能会扑街。

 

到达上海后,按照任务指示阿诚帮我收拾好我在新政府办公厅的办公室。

我端着阿诚泡的咖啡,嗯,真香。

可是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巨大任务框吓到了。

 

【去76号拜见汪曼春,然后一同前往汪公馆访问老师】

 

汪曼春?报告上的前女友?有点意思。

也不知道漂不漂亮,我赶紧让阿诚备车出发。

 

最近学到了中国近代史,新来的蔺老师也简单提过这个76号。76号是汪伪政府在上海的特务机关,杀人无数。算算现在的时间,这个76号才成立了三个月上下。

车很快地来到了76号的大门口。

来之前按照指示我让阿诚给76号打了个电话通报了声,可能是我们到的时候有点早了,他们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外面下着小雨,阿诚劝我在车里呆着比较好,但我还是担着把伞站在车旁等汪曼春。

这样显得有诚意嘛。

不一会大铁门徐徐地打开,可能是错觉,里面透出一丝的铁锈味。

到后来我才反应过来那应该是血腥味。被刑讯犯人的血。

一位穿浅蓝色风衣的女子咧着笑冲我跑来,步伐快活地像一只小鸟。我看呆了。她扑到我的怀里,双手环着我的脖子,热气吹到我的脸上,我不禁脸一红。

得,从来没有女孩子这么对过我。这个角色可真幸福。

她身上的香水味也清晰地传入鼻腔,我的脸更红了。我感慨现在高科技居然这么发达了。

 

我和她走在附近的小路上。阿诚在后面开着车跟着我们。

我和汪曼春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她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挽着我的手和我扯着家常。和她的聊天中我得知她一年前交往过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不过不是无疾而终,那个倒霉蛋死在了她的手里。

……这个明楼当年是怎么在这位汪大小姐手里活下来的。

系统设置的下一个任务是前往汪公馆拜访汪芙蕖。事不宜迟,早点完成这个任务早点进入下一关。

在车上的时候我看到汪曼春耳边也有个按钮。

 

【汪曼春】76号情报处处长。

 

不像阿诚还有人物经历介绍,淡蓝色的框中简简单单就这一句话。

看来不是什么太过要紧的角色。

 

 

04.

接下来的几关都还算容易过。忽悠忽悠同僚,处理处理文件,偶尔还参加参加会议,期间还参加了一场舞会。日子过得还算悠闲。

舞会上汪曼春穿着那件白色露背晚礼服,配上我送的珍珠项链显得更加楚楚可人,那晚舞会上的焦点果然是76号的情报处处长。

我问她你效忠谁,她巧妙地避开了我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76号行动处处长居然是梁仲春。那一字胡看着真是出戏。

在独处的房间里气氛良好,就是梁仲春的儿子突然闯入,我紧张地将汪曼春拦在怀中,掏出枪指着那孩子。

“打草惊蛇。”汪曼春笑我。

不过她的腰真的好细。

 

那个明台果然扑街了。阿诚和我说他在飞机上给“疯子”拐回了军校,一夜之间从明家小少爷变成了军统特训班的学员。我们还要帮他擦屁股,帮忙处理怎么瞒得过大姐。

他将来还有可能成为我的下级,想想就有点小激动。自家的明台小祖宗仗着有大姐撑腰明着欺负我,在游戏里怎么说还是要欺负回来的对吧。

到后面我才发现有这种想法,真傻。

大姐永远是大姐。无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在游戏世界。

 

大姐在第六关上线了。

那是一次汪芙蕖做东的酒宴,酒宴请了很多依附新政府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作为新政府的经济顾问和他的弟子,怎么说也要出席。

西装领勒得有点紧。我戴着金丝框在这里人模狗样装上流社会,拿着个高脚杯和一群穿着正式的人各种瞎侃,从诗词歌赋聊到最近要推出的经济政策,他们露出崇拜的眼神,纷纷表示附议。

老实说我吐出的专业名词我自己都听不懂,可系统就这样帮我说了。

不远处的汪曼春用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赶紧结束话题,去陪她喝酒。中途我去了个厕所,发现有人跟了进来。

他和我说他是军统戴局长的人,还说楼下有车等着我。

我一眼就看出了这是汪曼春试探我的套路。这段时间下来的接触,我发现她这个人刚愎自用,对谁都有一种戒心。就算面对我,也总是时刻保持着工作状态。按照系统的提示,我选择【杀了他】这个选项。

提示的武器是我的眼镜。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眼镜片划过男人的大动脉,血瞬间崩堤而出。眼镜片划过肉的触觉很真实,我再一次感慨这个游戏的操作性。

男人倒地。阿诚很适宜地闯进洗手间。

我回到汪曼春身边,警告她不要总是这样提防着我。她显得很委屈,却又无言反驳。汪芙蕖见我们聊得开心,托着酒杯来调侃我们。

 

【汪芙蕖】:……当年要不是你大姐反对,那你们两个早就……

【明镜】:早就怎样啊,当年要不是我反对,汪家大小姐现在已经是明家大少奶奶了,对吗!

 

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突然闯入的大姐吸引了。我心中暗暗喊了声卧槽,这位大姐和面前这位大姐长相也未免太相似,条件反射地见到她就怂。只不过这位大姐的年龄更大,长相和打扮都偏成熟。

大姐当着所有人面前扇了我一巴掌,痛感清晰传入大脑。我更怂了。还撂下话说今晚要是不回家,明天就跟汪家姓。然后霸气侧漏地离开了。

汪曼春给大姐怼得委屈,我把她拉到一旁安慰,她没忍住,眼泪流了下来。我从口袋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

她红着鼻子劝我回家,不然明董事长肯定不会放过我。

我说好,不过任务框又弹出来了,上面写着“接下来要找两位处长谈话”。

看来回明公馆之前还要处理公事。

不过很惊讶,我居然会对面前这位杀人不眨眼、却又在我面前红着鼻子的汪曼春产生了一种怜惜之情。

有点想抱抱她,可我做不到。

 

 

TBC



+++

我这个人就只是玩过几部galgame和一些老人家爱玩的益智小游戏

可能在描述的过程中bug多到飞起

还有VR我也没玩过。穷。游戏体验都是按照那个柯南第六部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写的

私设多如山,突发开的脑洞,就这样不负责任地开了新坑

可能看着会很欢乐,先预警下这是一篇猝不及防的眼镜片。

我现在还在写,这两天应该就能写完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5)
热度(17)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