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楼春衍生】【蔺秦】记一次偶遇

蔺晨×秦般弱。

一块误将盐当糖放的摸鱼小甜饼。


+++

四肢无力、两腿发软,一起身就胸闷气短;忽冷忽热、口干舌燥,一躺下就冷汗迸发。秦般弱起身不是,躺着也不是,脑袋晕乎乎的,严重影响判断。

她迟钝的知觉叫嚣着她现在需要一杯水滋润下她将要冒烟的嗓子。

于是她抓过放在床头的摇铃,晃了晃。

不一会,一位穿着侍女服饰的女子推门进入。

“小姐!您没事吧!”

对方冰凉的手敷在额头上,冰冰的,很舒服,秦般弱不自觉地往对方的手蹭了蹭。

就像一只乖巧的猫,需要别人抚摸顺毛。

“哎呀!小姐你额头好烫,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生,生病?什么东西?

“好渴……水……水……”

秦般弱只知道现在她很渴,需要来杯水。如果能做到,再来个冰桶将自己埋在里面最好了。

因为迟钝的知觉又在叫嚣着她现在很热,需要找个凉快点的地方降下体温。

于是秦般弱想到了冬天。冬天的雪是最冷的,小时候在雪地里摔倒,整个脸埋在白色的冰霜里,冷得刺骨。

那时觉得雪冷得刻苦铭心,现在又开始怀念那种冷到痛骨的滋味了。

侍女跑去给她找水喝了。秦般弱眯着眼盯着半掩的门,总觉得这门好像不是在自家的闺房的那个门。

而且这屋子还很闷,一点也不同自己房间那般通风的舒服。

喔,原来是窗子没开。窗在厢房的东侧,离床不远。

秦般弱使劲全身力气,拉开被子下床开窗。可脚刚触地,发现自己头重脚轻,每踏出的一步都异常艰难。

脚上还是光溜溜的,脚底板传来的冰凉让她打了个冷战。

嘿,刚刚还想着冬天的雪呢,怎么现在又怕这点冷。

她强撑着走到窗边,发现窗上有个小机关,若想开窗,必须要将这个机关破译。

……哪里是什么机关啊,就是单纯的一个锁窗装置,只是秦般弱病的有些发昏头了,将一个简单的搭扣看成了机关。

 

哦,机巧之物正是我的拿手项。

 

于是秦般弱和这个搭扣杠上了,摸了摸又掰了掰,总算将这个搭扣打开。

 

哼哼,宝刀未老啊。

 

接下来就是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在向秦般弱招手。

“小姐!!”

那个侍女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杯水。秦般弱没有理她,径自地将油纸窗推开。

窗外的光线涌入昏暗的厢房内,光打在秦般弱脸上,让她好不适应。

她眯上了眼,贪婪地吸取着窗外的新鲜空气。脑袋也似乎清醒了些。

侍女见她要摔在窗边了,赶紧跑去扶稳她。

秦般弱夺过那杯水,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

哈,嗓子也舒服了不少。现在应该上床睡觉了。

“小姐!!您没事吧!!可千万别吓我!”

侍女的声音环绕在耳边,让秦般弱觉得心烦。

“……现在,现在该睡觉了……”

然后很不负责任地扑在了对方身上。

 

 

“所以你家小姐是喝多了还是发烧了?”

一名穿白衣的男子摇着手里的折扇,饶有兴趣地看着厢房内的闹剧。

他只是凑巧经过长廊,却没想到沿途的一间屋子的窗被推开了。推开窗的还是一位红着脸、头发乱糟糟的年轻女子。

“我凭什么告诉你?”侍女面对主子是一个语气,可对待陌生人却又换成了一种冷淡的语调。

“就凭我是个郎中。看你主子的情况,再不找郎中看看就要烧傻了。”

他顿了顿,说:“据我所知,你现在去最近的村子里找郎中,最快也要大半天的时间,你就这么放心将你主子丢在这深山野林的驿站里让她独自一人呆着?这家驿站的老板我熟,他们可没余钱雇佣专属郎中。”

侍女权衡了下利弊,现在最佳方案的确除了将小姐交给面前那个看起来不正经的男人也别无选择。

秦般弱伏在她的肩头,面色潮红,浑身滚烫。

 

 

近日难得誉王批了休假,主仆二人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却不料会碰上这种事。

昨天她们为了赶路,不顾将要变天的天气,多赶了几里路。不走还没事,一走这天就开始阴沉了,距离现在她们投宿的驿站还有一半距离时,这雨夹闪电的下的差点走不上路。这雨下的猝不及防,两人外加一匹马都被淋成落汤鸡。

侍女从小干粗活,体力自然也练得不错;可自家小姐吃的是智谋这碗饭的,体能稍差些也不出奇,一场雨淋下来,当然挨不住。就算昨晚睡前喝了碗姜汤,也没有防住病来如山倒的趋势。

这不,今天一早就病了。

还好这家驿馆里还住着位郎中。

 

 

蔺晨也因为昨天那场突然的雨被困在了这家驿站。本来昨夜赶赶路就能回到廊州,却因为那场雨耽搁了。

他今早起身觉得饿,于是想到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可经过长廊时,一扇窗突然在他面前推开了,一位脸色不大好的姑娘呆呆地望着自己。

不是喝多了就是发烧,错不了。

在这地方生病还真是遭罪,没药不说,连个大夫的影子都见不到。

还好对方幸运啊,天下第一江湖郎中就这样给她碰上了。

吃东西的计划先搁浅下,目前有位麻烦的病人需要诊治。

看对方姑娘还长得挺标致的,等她病好了让她请回自己当诊金应该不过分吧?

 

 

侍女将秦般弱塞回被子里,后者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蔺晨给她把了把脉,发现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也没什么大碍,再灌完姜汤,捂着被子睡个觉出个汗,就能痊愈。

但这人身子也太差了吧,一场雨就能淋成这样。

于是蔺晨给她写了张调理的单子,让她的侍女这两天到达廊州的时候抓药。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的是廊州?”

侍女开口问出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是有多么愚蠢。这条官道上只连接着一个廊州这个大城市,而且她们一看就知道是出来旅游的,廊州可又是出了名的旅游景点。就算不是去廊州玩,那也一定会经过。

“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剩余的姜汤,你呀就在这里陪着你们小姐吧。”

说完,蔺晨就摇着扇子走了。

裹在被子里的秦般弱哼了声,又睡得安稳了。

 

 

秦般弱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扶额,不明白为什么四肢为什么会如此酸痛,好像一直都使不上力来。

头也有些发胀。

昨天下了一宿的雨早停了,从半掩的窗户望出去,院子里都是水。秦般弱见平时寸步不离的侍女不在,抓起床头的摇铃晃了晃。

推门而入的不是侍女,而是一个陌生的白衣男子。

秦般弱心里一惊,将手里的摇铃往对方砸去。

“啊啊啊啊——!!你谁啊凭什么进来我房间!!!”

“诶姑娘啊好歹我还治了你的病你怎么能砸人呢!!!”

侍女端着盆水进来了,发现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好不尴尬。

“小姐!这位蔺大夫恰好路过,不然小姐的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蔺晨傲娇地哼了声。

秦般弱悻悻地收回了指着蔺晨的手。

不过蔺晨还是被赶了出去,因为她要服侍秦般弱擦身子。睡了一觉出了汗,衣服黏在身体上怪难受的。

 

 

他们又在驿站里住多了了一晚。秦般弱风寒初愈,要再多休息一天才能上路。

蔺晨经过此事也算和她们认识了。晚饭他们三个就是凑在一起吃的。

驿站的厨子手艺一般,于是蔺晨给她们讲讲廊州的美食解馋。

“公子可是廊州本地人?”秦般弱看着眼前的稀粥,越发没了胃口,便也对他口中的美食上了心。

“嗯,我家住琅琊山上,二位若是有空欢迎来玩。”

“一定一定。”侍女抢先帮答,却收获秦般弱白眼一个。

白眼的意思是人家的客套话也信啊。

“唉可惜了,如果不是姑娘有病在身,不然还真想给你们来次廊州美食游呢。”

不料对方话锋一转:“灯节快到了,秦姑娘赏脸来玩吗?”

“好啊好啊!”侍女不争气地帮她答应下了。

秦般弱再给了她一个白眼。这小丫头从小到大最爱热闹,现在能赶上这种节日肯定不会错过的。

反正也是在放假中,而且还突然冒出了位向导说要带她们深度游,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只不过诊金和导游的薪水要怎么结算才是头疼的事啊。





+++

当然是以身相许啊。

一点也不好吃的摸鱼小甜饼。梗源自一位朋友的“秦般弱病了或许还能和蔺晨说上话”。

顺便打发广告,自家产的另一块蔺秦小咸饼:

【蔺秦】美人如玉

有人说这对cp的叫法还挺多,所以tag里多打了几个。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热度(39)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