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普洪】梦中梦

圣诞节大家都是放砂糖和肉而我却在这放这个简直就是在作死

Merry Christmas~⊙▽⊙

【食用须知】

极短文笔废慎入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欢迎纠错_(:з」∠)_

+++

【Chapter One】

窗外的雨仍然在下。

“嘿男人婆醒醒。”从头皮传来的痛感在告诉伊丽莎白有人在扯她的头发,“啧啧啧你居然在看普鲁士史真是出乎本大爷的意料。”

本在图书馆看书的伊丽莎白因为通宵准备毕业论文而几乎整夜没合眼,在实在熬不住的时候给自己男朋友发了条短信通知他带把雨伞来图书馆找她。谁知自己抱着一本字典厚的书睡着了,醒来时却看见自己的男友基尔伯特一脸欠抽的笑容,手里还拿着那本普鲁士史。

下意识地伸手想抢回那本书时,基尔伯特却把那本书抱在怀里,拉起她的手往图书登记处走。毫不知发生什么事的伊丽莎白只能在慌忙中拿上包,被动的被基尔伯特拖着走。

“男人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面对基尔伯特的发问,仍在昏睡中的伊丽莎白想了好一会才回答道:“是我们交往的一周年纪念日吗?”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手表,发现现在距离六点还有五分钟。和餐厅预约的时间是六点半。

“没错!男人婆你才记起来啊,再不快点就要赶不上餐厅预约的时间了哦。”基尔伯特毫无怜香惜玉的拽着她的手往外拖。面对身边这个男友力为零的人,伊丽莎白真想狠狠踩他一脚。

 

由于下雨的缘故,街上几乎没有人。

那本放在书包里的普鲁士史十分沉重,几乎一天未进食的伊丽莎白背着那个书包痛苦不堪。如果被旁边这个完全不懂风情的大笨蛋知道了一定会狠狠的嘲笑自己的,伊丽莎白想。

他们共撑着一把伞,慢慢地走在往餐厅的路上。

伊丽莎白侧脸看了一眼正在撑伞的基尔伯特。自己是什么时候看上这个拥有紫红色瞳孔的大笨蛋的呢?这似乎无从考证了。作为不打不相识的青梅竹马,如果没有一年前来自基尔伯特的表白,也许自己也不会发现对他的感情。

此时距离那家餐厅只有一条马路了。当红灯转到绿灯时,伊丽莎白握住了基尔伯特的手。基尔伯特笑了笑,一边把雨伞往伊丽莎白那边推了推,一边又反握住她的手。

当距离餐厅只有二十米时,一辆失控的汽车撞了过来。

 

伊丽莎白还是活了下来。

但是她永远忘不了自己深爱的男友推开了她的那一刻。

葬礼上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给伊丽莎白一个染血的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枚钻石戒指和一张纸条。戒指的内壁还刻着伊丽莎白的名字,被血液染成棕色的纸条上写着一句话。伊丽莎白看完已经泣不成声。

“你愿意改姓为贝什米特吗?”

 

 

【Chapter Two】

“小姐,小姐?”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不好意思我们到了打烊时间了。”

你睁开眼睛,坐直身子,模糊的视线让你感到异常的不舒服。你伸了个懒腰试图让自己清醒,当视线恢复正常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杯早已没有温度的卡布奇诺,咖啡渍顺着杯沿凝固在马克杯上。你想起下午路过街角新开张的咖啡店的宣传单时看到卡布奇诺半价而抱着尝尝的心理来到了这里,没想到因为过于疲惫,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扭头一看,服务员一脸歉意的看着自己。你不好意思的付了帐,一边向服务员道歉一边提着包推开店门。

刚刚梦到了什么?你想。自从基尔伯特去世后,这是第一次梦到那个令人不敢回想的情景。你不由自主地感到寒冷,裹紧了围巾,加快步伐往公寓的方向走。

公寓附近的酒吧街在市内很出名,每到凌晨,那些少男少女们便会出来慰藉自己的心灵,红红绿绿的广告牌仍装饰着这个城市,和这一切似乎不相关的你在这与白天完全不同的世界穿梭着,显得格格不入。属于这个城市的夜开始了。

此时距离公寓只有一条马路。当红灯转绿灯那一瞬间,你突然想起了握住基尔伯特的手时,他的手心传来的温度。

还是类似的场面,一辆失控的汽车撞了过来。

 

远光灯依旧是如此刺眼。

命运就是这么狗血,上帝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用伊丽莎白一位姓王的中国好友的话来说,就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该来的总会来的吧。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还是没有躲过死亡。

 

 

【Chapter Three】

你又被那个梦魇惊醒了。

梦中梦。

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此时才六点十三分。距离闹钟响起大约还有两个小时。但你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你随手抓过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在阳台上静静地等着日出。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呢。你想。你仍回想着那个梦的内容,但无论如何只 能想到零碎的片段。你烦躁的挠了挠还未整理过的头发,下意识的往桌上拿烟。将手伸出的那一刻,你才意识到你并不是一个吸烟的人。

八点准时出门,你今天特意绕了远路去了趟花店,买了他最爱的矢车菊。

乘坐了大约一个小时的公车,车厢中的人很少,乘坐到终点站的只有你一人。

终点站是郊外的某处公墓。

轻车熟路的找到他的位置,发现那里早有人等待自己。

“贵安,海德薇莉小姐。”路德维希发现了你的存在,微微侧身以示礼貌。今天是路德维希最爱的哥哥的祭日,每年的今天都会在这里等着你一起看望基尔伯特。

你点了点头表示回应,把手中的矢车菊放在墓前。

 

离开公墓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路德维希表示要送你回公寓,你回绝了他,独自一人乘坐公车回到市区。

街角新开的咖啡厅似乎评价很高,但自己却一次都没有光临。路过那家咖啡厅时,你停下了脚步。你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咖啡厅的玻璃门上贴的广告单。时间似乎还早,如果回公寓的话也只有发呆。

今天的卡布奇诺似乎是半价呢,尝尝好了。你想。

 

 

评论
热度(17)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