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酒吧

那是个很清秀的妹子。

她戴着红色的半框眼镜,金色的及腰长发绑成双马尾的样子,穿着可爱的连衣裙,没有化妆的清秀面容,这和她身后那些正在跳舞或者小混混搭讪的浓妆女郎截然不同。从她对于陌生环境的畏惧本能可以看出,她是第一次来这种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看样子她是典型的好学生。

她一开始是被朋友带进来的。那个穿着肚脐装、长得十分漂亮的妹子看起来是她的同学。她的朋友把她留在了吧台,本想替她点一杯酒精含量较低的鸡尾酒,但被她再三以不能喝酒的理由拒绝了。朋友有点沮丧地帮她点了一杯柳橙汁,一边嘟囔着“什么嘛来这种地方就应该来一杯的吗”一边为自己点了一杯啤酒。十分豪爽地一口气全部喝完,便放下玻璃杯走进舞池去寻找她今日的伴侣了。除了留下玻璃杯,当然还有留下那个扎着金发马尾辫的女孩。

嗯,这下就可以仔细的观察一下了。阿尔弗雷德想。

 

碧绿色的眼睛比世界上祖母绿和翡翠还要漂亮,柔顺的金色长发看出来保养的很好,身上的连衣裙是和她相似年纪的女孩中所流行的一种款式,看得出她也是一个喜欢在周末和朋友一起逛街的普通女孩。

嗯,终上所述,她应该是一个学习一般或者优秀,深得师长喜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和几个平日里玩的很好的闺蜜,周末在学习之余还喜欢和朋友逛逛街的女孩。

啊不对,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妹子会引起这么多猜想?也许她并不是如自己想象的那样。阿尔弗雷德想,他用手挠了挠头,金色的短发被自己挠乱,但他不在乎这些。

“啊啊啊早知道就不帮弗朗西斯那混蛋替班了。”阿尔弗雷德愤愤的嘟囔道。

“嘿伙计,轻松点,弗朗那家伙不是说约了妹子吗?”一旁的基尔伯特在擦拭着刚洗好的玻璃杯,“据说成功了之后就会把那妹子的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呢,你单身了这么久肯定寂寞了吧XD”

盘子中倒扣着刚擦干的玻璃杯,由于基尔伯特擦干的玻璃杯又倒扣放在空余的盘子上,玻璃杯与玻璃杯之间相互撞击所带来的轻微清脆的声音让阿尔弗雷德越发感到烦躁。

“说的好像你不是单身一样!”阿尔弗雷德不满的反驳道。

基尔伯特似乎毫不在乎,他继续擦拭着他的杯子,哼着歌,心情看上去很好。

调酒师安东尼奥却在吧台一角呆着,阿尔弗雷德凑过去一看才知道他的身边围着几个身材火辣的妹子,妹子们的调戏和调侃并没有使安东尼奥觉得难堪,反而安东尼奥却看上去很乐意和她们聊天。阿尔弗雷德想都没想就走上去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扯到一旁。

“据说今晚查瑞拉会来哦。”阿福弗雷德对着安东尼奥的耳朵小声地说。位于他们身后的一桌女孩的眼睛都开始发光了。这种眼神可以说与伊丽莎白遇见素材时两眼放光是一样的。但很明显,作为当事人的他们却浑然不知。

安东尼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甩开了阿尔弗雷德架在肩膀上的手,走到那几个妹子旁边,不知和妹子们说了些什么。妹子们听完后都露出了可惜的表情,但片刻都散去了。

此时的吧台只有阿尔弗雷德、基尔伯特、安东尼奥以及一些不愿到酒吧中心的少男少女。

以及那个梳着双马尾的金发女孩。

 

时间逐渐进入后半夜。进入酒吧的人越来越多,酒吧的气氛也越来越高涨。

早就擦拭完玻璃杯的基尔伯特无所事事,跑去给忙得不可开交的安东尼奥打下手。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于是就一直盯着那个双马尾女孩。女孩在那里坐了大半夜,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空着的玻璃杯发呆,无所事事的样子似乎在等朋友回来接她离开这种不适合她呆的地方。

女孩的朋友此时位于酒吧中心,在和她今天新搭讪的少年做一些在旁人眼里可以算是暧昧的谈话。很显然她忘记了今天一同带来的女孩。

不知过了多久,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腹部一痛,原来是打完下手的基尔伯特用手肘子捅了自己。

“本大爷看你盯着那个女孩很久了。”基尔伯特调侃的打了一个口哨,“看上人家小姑娘啦,口味意外的清新啊,本大爷还以为你喜欢那种胸大臀翘的姑娘呢。”随后指了指酒吧中心的那群身材火辣的少女。

“你是在说安东那家伙吧,查瑞拉就是那种你所谓的清纯妹子。Hero怎么会喜欢······”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

那个年纪似乎二十五左右的男人身高一米七五以上,长得一张喜欢钓妹子的脸,穿着名牌可知他出身高贵。他似乎和他的朋友打赌输了,赌注似乎还是钓到那个妹子。对于这种种马来说,钓不同类型的妹子就像是集齐某套限量版的装备一样,方便日后纪念和炫耀。

男人从桌上拿一个杯子,往杯子里倒满啤酒,便自信满满的走向那个金发女孩。他轻轻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女孩回过神来对上了男人的眼睛。说实在,没有任何正处于怀春期的少女不会喜欢这种具有魅力的大叔。嗯,大叔只是我们的Hero对他的短暂称呼而已。

男人把杯子递给女孩,左手却十分自然的搭在女孩的右肩上,这显得他们似乎曾经相识并且关系非常好。女孩自然是拒绝,脸上也露出了不解以及困惑的表情。但却不知道如何拒绝那个男人的热情。

“嘿阿尔,自称世界的Hero该干的事是什么?”基尔伯特露出了“我要看好戏”的表情。

阿尔弗雷德走向那个女孩和男人,伸手夺过那个杯子,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杯子被残忍地撞击吧台,发出闷闷地响声。男人知道自己把妹无望,便啐了一口,走了。

 

事后基尔伯特再给女孩一杯柳橙汁,表示这是送她的,之后一脸坏笑的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背,便留下两人独处。

“女孩子这么晚就不要出门了,而且这也不是你呆的地方。”阿尔弗雷德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罗莎·柯克兰。谢谢你刚刚帮了我,还有橙汁很好喝。”果然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孩呢,软软的英式口音也很迷人。

看来又是个有趣的夜晚了呢,我们的小阿尔恋爱了,改天祝福他一下好了。在一旁苦逼调酒的安东尼奥想。

“不过说好的查瑞拉会来呢啊啊啊QAQ!”

 

+++

情(shao)人(kao)节(jie)贺文第二发!

祝米娜桑情(shao)人(kao)节(jie)快乐~

第一弹的米白贺文果然没人看QAQ果然是因为米白这对CP太冷了吧_(:з」∠)_

有人猜的出来金发妹子是罗莎吗XD【提示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

微量米英就打了米英的tag真的大丈夫?【被拖走

可能有后续XD

由于是急忙赶出来的可能有文法语病什么的XD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热度(18)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