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米英】事后

阿尔弗雷德·F·琼斯×罗莎·柯克兰

+++

当我从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时,我才意识到昨天喝断片了。

那张床硬邦邦的,一点都不想我家那张席梦思床一般的软,这让我想起了之前某次睡过的木板床。但不同于那张冰冷又少有人使用的木板床,此时睡的床却有一种大男孩的味道,具体又概况不出来,但绝对不是小时撒娇和父亲一起睡时闻到的味道,也不是弟弟亚瑟睡不着时来央求让我陪他睡时他床上的味道。前者是父爱般的成熟,后者是撒娇般的童真。

下意识地环顾四周,高度近视让我看见的所有东西都如同打上马赛克一般模糊不清。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位于床左侧的床头柜,随手拿到一副眼镜,像平日一样双手戴上。尽管鼻翼上冰凉的触感提示我已经戴上了眼镜,但我的视线中仍然模糊不清。

这是一副平光眼镜。

 

我最终还是选择摘下那副平光眼镜,因为对我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我不敢随意离开这张床,因为我不知道没有眼镜的我离开后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宿醉带来的头痛让我不得不揉揉太阳穴使自己清醒,因为之前有几次喝醉后的第二天都是这样,不过每次送我回去的都是我的室友梅格。但这次她没有来送我回公寓,这样我十分生气。我还是把手伸到了位于床左侧的床头柜,但却没有拿到应该放在那里的手机,我才意识到我忘了这根本不是我的房间。而且梅格她前两天去巴/伐/利/亚出差了。

此时的情况真是糟糕透了,不是吗?

 

窗户似乎没关好,风吹了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并把被子裹得越发紧了。裹被子的过程中被子与肌肤的摩擦让我觉得不对劲,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身子。

哦,上帝,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就算我没戴眼镜,我也能看出我并没有穿衣服。而且我也没有裸睡的习惯。

我也许能猜出断片的时候所发生的事了。

这时的情况才是真正的糟糕透了。

 

昨天喝醉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想想。

到酒吧的原因是因为我那该死的前男友找到的新女朋友是自己在和他交往时玩的最好的闺蜜,隔着手机看着他们两个搂在一起发自拍的甜蜜笑容就让我有种想喝酒的冲动。趁着梅格出差,我再一次去了那个离公寓最远的酒吧,决定不醉不归而且顺便在那里找一个帅小伙气死那对狗男女。

因为是一个人的缘故,我只能呆在吧台。呆在吧台的少男少女有很多,我到的时候只有几个很偏僻的位置了,但我不在乎这些,因为只要达成今晚的任务就成。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拥有蓝色瞳孔的金发男孩,长得蛮帅的,戴着半框眼镜,头顶上还有一撮精神的呆毛。他似乎在等人,但是看上去等了很久那个人还没来。他的面前有一大杯可乐和几张吃完的蓝蓝路包装纸,此时他还左手抓着一个、右手的那个还在狼吞虎咽地啃着,期间还不时的抓起桌上的可乐猛吸一口。嘴角残留的沙拉酱没有被留意,桌上掉落的些许生菜和那些油腻腻的蓝蓝路包装纸夹杂在一起看起来让人反胃。我不禁感到汗颜。没有谁会来酒吧就是为了吃蓝蓝路。

“嘿帅哥,嘴角的沙拉酱要擦擦了哟。”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随手把在口袋掏出出门时塞的面巾纸递给他。他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快速解决手里的汉堡,用难得空出来的手接过面巾纸。

我很想换个座位,但是距离凌晨越来越近,酒吧里的人也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吧台已经没有空的位子了。算了,旁边那个好歹也是个帅哥。

 

嗯没错,那里的鸡尾酒可是全市出名的,甜甜的很好喝。于是我就偷偷多喝了两杯,当我的头有点晕的时候,旁边的蓝蓝路(姑且先如此称呼他)不知何时的解决完他的蓝蓝路还有那些恶心的包装纸,唤来侍者点了一杯啤酒和一份炸鱼薯条独自享用。

“小姐,这么晚一个人来酒吧干什么?还喝了这么多酒。”当他杯中的啤酒只剩四分之一的时候,他开口了。

“切,你也不是一个人吗?”我不屑地把头转过去,摇了摇手唤来侍者,“嘿再来一杯!”

“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哟。Hero也不是不可以陪你的哟。”他露出了他自认为最帅的笑容,殊不知这在我眼里很傻。

但也很可爱。

之后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与其说是闲聊,倒不如说是没有任何激烈语句的斗嘴。他还是再喝着他的啤酒,当一杯到底时他又点了一杯,同时我也一样。逞强的喝了很多杯鸡尾酒,虽然酒精含量低,但我最终还是不胜酒力。

嗯,断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记忆中极其零散的碎片整理一下大概就是这样的。

我们的闲聊不知何时发展到了倾诉感情之事,我向他说起了我的前男友,说着说着我就开始哭了,他不知所措的拿出我之前给他的剩余面巾纸就我往脸上擦。

大约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架着我离开酒吧,当上了计程车之后,他问我家在哪里的时候我没有回答,头晕晕的便扑在他怀里傻笑。

后来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把我丢在沙发上,我却又开始哭了。他又开始不知所措的用沙发旁的茶几上的纸巾来给我抹眼泪。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哪根筋搭错了,对着他嘴唇猛咬了一口。

后来的事情就真的想不起来了。

之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在我回想昨天发生了些什么的时候,那个蓝蓝路进来了,手里似乎还拿着一袋蓝蓝路的纸袋和一杯可乐。

“我的眼镜呢?”我问他。

他似乎突然想起来些什么一样,把纸袋往桌上一放,又出去了。过了不久,他又回来了,这次手里的是我的眼镜。我伸手接过并带上,视线立刻就清楚了。“Hero刚刚去了一趟麦当劳,买了点早餐,要吃吗?”他指了指那袋垃圾(在我眼里看起来是这样的),问我。

我厌恶地摇了摇头,他看我不吃似乎很高兴,便三两下拆开包装独自一人开始享用。“你就这么喜欢吃这种垃圾?”空气中充斥着一种蓝蓝路特有的油炸味,油腻腻的味道似乎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呵呵小心老年的时候三高。不,以您这样的情况,很快就可以体验三高带来的‘乐趣’了。”

“介咯卡似人间低一眉卫!(这个可是人间第一美味!)”他一边咀嚼着蓝蓝路,一边反驳着我的话。语毕还像昨天一样抓起可乐猛吸。

我觉得还是不要理他的好。突然想起来我还没穿衣服,而且如果发生了那种事,按照那些电视剧来说都是遍地衣服的,但我却没有看见。想到这里我不禁脸红。“喂我的衣服呢?”我红着脸问他。

他吃完了那个汉堡,开始收拾残局的时候他背对着我,听到我的发问他回过了头。“在客厅,昨晚的你很热情哦。完全不像是第一次。”

我下意识地掀开被子看床单。意外的没有看到被染红的迹象。

“沙发Hero我收拾了很久才干净的,被他们看到就不好了。”他们也许指的是他的室友们,“还好他们昨天出去浪了,不然的话Hero怎么敢带你回来。”

我觉得我的脸更红了。

“还有你的叫床声很吵耶,有邻居今早和Hero投诉了。”

于是我想都没想的抄起枕头往那张欠抽的脸砸去。

虽然没戴眼镜的他也是挺帅的。

+++

奇怪的脑洞

陆陆续续的写了好久。

可能有后续XD

标题什么的不要在意XD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2)
热度(34)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