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仏米】初恋

弗朗索瓦丝·波诺伏瓦×阿尔弗雷德·F·琼斯

ooc严重

+++

“好了亲爱的,”弗朗索瓦丝递给我一杯水,“是时候说说你的故事了。”

我伸手接过,把冒着热气的杯子凑到嘴边吹了吹,随后平光眼镜由于水蒸气液化带有着白色雾气,这时我的视线可以说是一片白。但凭着那杯液体的气味可以得知,这并不是水。“这是什么?”我放下了那杯不明液体,从茶几上的纸巾盒中抽出几张面巾纸,脱下眼镜进行擦拭。等雾气消失后,我又戴上了眼镜。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十几秒钟。

“之前买的醒酒茶,过期的。”慵懒的语气让我莫名的不爽。

我没喝过醒酒茶,因为我知道以我个人的酒量还不至于差到那种地步。不知为何,我想起了之前在酒吧遇到的那个金发双马尾的眼镜妹子,她的酒量就差的出奇,酒精含量极低的鸡尾酒也能醉成那个样子。我觉得这杯醒酒茶才应该给她喝。

我清了清嗓音,开始描述我的故事。

 

 

初遇她,是在高中附近新开的便利店。

与其说是便利店,到不如说是一家小超市,里面的东西有很多,基本可以满足人们的日常需要。当时我正值高一,处于一种要做拯救世界的Hero的中二年纪,天天想着要去哪里帮助别人,想再想想就是在帮倒忙罢了。回忆起那段时光,其实我还是挺怀念的吧。

因为我在那里遇到了属于我的初恋。我为她献出了我的第一次,为她逃过课。呵,在遇到她之前我还是很乖的,典型的好学生,成绩良好三观端正,虽然之后我也没什么变化。毕竟已经分手了。

她似乎比我大六岁,是那家便利店的兼职员工,在某名牌大学读书,来打工只是贴补一下生活费而已。某天放学的时候走到一半就开始下大雨了,跑着跑着我看到了街角处的那家便利店就急冲冲地往里跑,希望如果还有雨伞的话我就买一把回去。浑身湿透的狼狈样子很糟糕,真的很糟糕,特别还是第一次遇到未来的初恋情人的时候。

店里除了收银台有个很漂亮的大姐姐之外便一个人都没有,我很尴尬的走进店中,雨水滴落在干净的白色大理石地砖上,黑色的脚印留在了地板上。我巡视了一下店内,并没有发现雨伞的踪迹。我只好腆着脸走向收银台,询问店员是否还有雨伞。

“抱歉没有了啊。前两天最后一把伞已经卖出去了,而且最近我们老板没时间进货啊。”

收到店员的答复,我不得不选择离开便利店,去下一家继续寻找。

距离店门还有两三步的时候,那个店员说,“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伞吧!”我回过头,我发现我们对视了。

对,没错,就是那种像狗血偶像剧一样的那样,男女主角对视之后就一见钟情。但是直到分手,我都以为自己是单相思。

她和我在一起不过是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的可怜罢了。

说回对视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么美丽的紫色眼睛,高贵的就像是皇家专属的宝石一般。你会觉得这样很狗血吧?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这个可是真的啊。好吧弗朗索瓦丝,你的眼睛也很漂亮就是了。

但是真的不及那时对视时看见的万分之一。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可以吗?”坐我对面的弗朗索瓦丝突然举起双手,示意我停下。

“有什么事吗?”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还是说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去开瓶红酒罢了。”语毕起身走向存放红酒的地方。

弗朗索瓦丝是我的室友之一,为人漂亮,有着同时拥有八个男朋友的记录,但也是她先甩人家的。现任前任男友无数,如果真的要数的话,列张清单数一个晚上都数不清。刚搬来合租的时候,我还不相信这些,作死的和她赌一个月内的交往次数。当然,最后我帮她洗了一个多月的碗。就在刚才,我们就在讨论初恋的事。她的故事三句话解决,但我的可能要讲很久很久,她去那瓶红酒消磨一下时间也不是不可以原谅的。

她回来了,只拿了一瓶红酒和一个高脚酒杯。

看来她是要独自享用的。

 

 

她的雨伞和她的手帕都借给我了,之后这就成了我去见她的理由之一,但我每次都会故意忘还,所以直到分手,那两件东西还锁在我的柜子里。头一个星期的观察可以得出,她只有在星期二、星期四和星期六的下午才在那里做兼职,其他时间她不是有其他的兼职就是要回大学上课。而很不幸的是,我星期一到星期四要处理刚开始走上正轨的社团的工作,每次赶到那家便利店的时候她下班了。那天遇到她是因为她在帮生病的同事顶班罢了。

虽然工作日没时间,但不代表周末两天都没有时间的。刚开始的一个月,我每个星期六下午都会骑着自行车跑到学校,之后再等到她差不多下班的时候,天色也已经渐渐暗了。我这个时候就会骑着自行车到那家便利店,故意与她相遇,并以不好意思撞到为理由解释我为什么在那里,之后再以天色不早了的理由护送她回宿舍。她的大学里这里有点点远,大约要走二十多分钟才能到。明明可以乘坐两站的公交车到达,但她却以明明可以走的路程就没必要坐车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我推着车和她并肩的走在街上,天色彻底地暗了下来,柔和的路灯打在我和她的身上。我和她扯家常,聊生活,谈最近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二十分钟的路程真的很短,我恨不得把这条路像橡皮筋一样拉长,因为此次一别,又要隔七天才能见面了。但我并没有直接的表达出来。

一次她问我,这么晚回家父母不会担心的吗?我说不会,他们都要上夜班的啦,再说护送美女回家也是荣幸啊,而且这也是顺路罢了。

大概在一个多月之后,我一如既往地骑着自行车驶向便利店。不料我却看见她在店门口等着我。我停止踩脚踏板,之后再按下刹车,正想和她打一声招呼的时候,她却开口了。

“你是不是在故意等我?每个星期你都是这么准时。”

之后的每个星期六的黄昏时,她都会在便利店门口等着我从反方向骑车过来,然后我们再一起走回宿舍。

但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我家在大学反方向的五公里处,我爸妈也从来不上夜班。简单的来说,就是我为了能和她在一起说一会话,我和她撒谎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真的是个美人,如同一块没有任何瑕疵的美玉。

 

后来我们就开始约会。我们是学生,就算是放假的时候我们也有各自的事情要处理。但是当我在课室里听课的时候,她有时候是没有课的,这段时间内她可以去打工,但据我所知,她因为得罪了某个顾客被老板开除了,所以在找可以在这段空闲时间内打工的兼职中。

那时是在上第三节课,是我最喜欢的物理课,但我满脑子却都是她的一颦一笑,昔日认真听课的状态全无。老师让我们写着练习,我早早的写完之后开始发呆,偷偷掏出手机开始翻看通讯录。找到她的电话号码之后,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你现在在哪里?我好无聊哦。”

然后收到她的回复之后,我下定决心要逃课。这是我的第一次逃课,以及第一次和女孩子约会。

从那天以后,每个星期的星期三第三节课的物理课上课之前我都会偷偷离开学校和她见面,直到下午第二节课开始之前才会偷偷回到学校上课。因为约会,我和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从一开始的拘谨到后来的互相玩笑,再到后来一杯饮料一根吸管也能两个人一起喝。没有人开口表白,我们就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从相识到确认关系,不过三四个月罢了。

 

 

我的口因为持续说话有点干,看到桌上有一杯茶便抓起来喝,当温热的液体进入口中的时候我才想起这是弗朗索瓦丝给我准备的一杯过期的醒酒茶。

弗朗索瓦丝看到我拿起那杯醒酒茶喝的举动却轻轻的笑出声来,不知为何,我却在她的笑声中听出了计划得逞的味道。她把手伸向口袋,摸出了一包她平时最爱抽的香烟,取出一根。

“要吗?”她把烟递给给我,我却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她翘起二郎腿,从另一个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把玩片刻,就按下开关点燃香烟,把烟嘴放入口中。这时她平时吸烟的时候固定动作。片刻,她把烟云吐出,熟悉的香烟味进入鼻腔。

“吸入二手烟有害健康。”不出意外,她果然无视了我的好心建议。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过数月。

分手的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分手的原因似乎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提出分手的那方是我。简单的来说,我不过是对这段差六岁的恋情的维持感到疲倦和产生厌恶罢了。但我一直以为这段注定没有结局的恋情会以她提出分手而结束。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而且还是星期三,按照我们的约定,在早上第三节课的时候溜出学校到距离学校两条街的咖啡厅门口碰面。现在想想,碰面的地点虽然是在咖啡厅门口,但我却从来都没有提出邀请我的女朋友进去坐坐,按照现在的把妹思想来看是行不通的。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是没钱,如果平时稍微省省的话也不是没有资本在那家看上去很高消费的咖啡厅坐坐。说真的,到后来我把过这么多妹子,如果手头上有闲钱不请妹子上咖啡厅、吃两块精致的小蛋糕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那个时候的我可并没有想过那些,只能说现在的我并没有那是这么单纯罢了。

我们按照原先定的计划,去了一次游乐园,就像是任何情侣那样,手牵着手,喝着同一杯饮料,玩一次云霄飞车。当我们玩累的时候就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休息,她去对面不远处的冰淇淋车去买冰淇淋,而我却坐在长椅上计算着我所带的钱到底还能玩几个项目。数完钱,我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看着品种多样的雪糕发愁的她,把钱包塞进口袋里。突然想到我今天并没有骑车上学,这么说剩下的钱只能够我回家的车费,而且回到学校都只能用走的。

她的背影是如此的令人垂涎,我不禁对她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想法,这点想法再后来被我理解为性欲,其实也的确如此。我咽了一口口水,我感受到了喉结在颈部上下滑动的微妙感觉。

我就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发呆,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拿着两个双球的甜筒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了?”她把那两个甜筒递给我,“要哪个?”

那时正值夏天,温度有点高,汗液留在皮肤上的黏糊感让我感到不适。一个甜筒是巧克力和香草口味的,另一个是草莓和芒果口味的,温度使它们融化,甜浆顺着甜筒脆皮流下让人产生食用的欲望。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细微的场景会让我记住这么多年,但我更不知道她究竟喜欢吃些什么,我感到有点莫名的烦躁,但转念一想女孩子通常都喜欢吃水果口味的东西,尽管这些在我口中感受到的都是甜的。

“要这个。”我伸手接过那个巧克力和香草口味的甜筒。接过的那一瞬间,融化的甜浆刚好流在我的手指上,我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一细微的动作让她捕抓到了。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样子。”

“没事,”我摇了摇头,“我们走吧,我有点累了。”语毕,我便拖着她的手向游乐园出口走去,期间她也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很乖地跟着我走。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远,走了多久。反应过来我干了什么蠢事之后已经走了起码有一个小时,因为是没有任何目标的走,所以我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被我拖着走的她明显因为体力不支而喘气嘘嘘,但她却没有出声,只能被我拖着走。

“我们到了哪里?”这是我停下脚步,她说的第一句话。不知为何,我有点不爽,因为她没有问我怎么样而是关心我们到了哪里。这句话的开始让我产生了分手的念头,但我却没有说出来。

“不知道。”我实话实说。

 

那个下午我并没有回去学校。

我和她坐车回到了我学校附近的那个车站,下了车沿着路走到了附近的公园。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抬头看天,已经开始天黑了。夏天天黑的很晚,所以现在也快进入晚上。理应是吃饭的时间,但我却浑然不觉得饿。我看着黄昏的天,我想到了刚开始的每个星期的星期六,我和她和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走在路上聊天的场景。

“我们分手吧。”我开口打破沉默。

 

后来的事情我也想不起来了。似乎就是她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很惊讶,又在一瞬间掩饰得很好。沉默片刻,她说,好。

然后我就和她分手了。这就是我第一段恋情,简单的来说就是初恋。

那天晚上我和她来到了街边的宾馆,开了一间房间。我和她坐在那张快要散架的双人床上,对视了一会。不只是谁主动的,我们开始接吻,她的舌头刚伸进去一会便把我压在床上。

随后一夜无眠。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把杯中剩余的醒酒茶一口气喝完,弗朗索瓦丝口袋里的最后一根烟也抽完了。

“挺无聊的一个故事。”她把剩下的烟头丢在了烟灰缸里,“那次是第一次吗?”

这是我第一次和旁人提起我的初恋,我对我妹妹艾米丽也没说过的故事。收到这样的评价让人感到伤心。“对啊,第一次。”

我的身体开始发热,直觉告诉我,那杯醒酒茶有问题。坐我对面的弗朗索瓦丝的嘴角带有一丝得意的笑容。我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突然,旁边的沙发陷了下去,我转头一看,弗朗索瓦丝坐到了我的身旁。

“那杯醒酒茶是不是有问题。”我说出了一句陈述句来表达我的疑问。

“那杯茶很正常,不过······”她停顿了一会,“加了一点点的春/药罢了。”

该死的,此时我的身体异常的热,然而不知死的弗朗索瓦丝把身体贴了过来。

“那一次我并不是第一次了,没想到你那个时候却还是个小处男呢。”她开始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呼出来的气息打在我的颈部。我觉得我快忍不住了,但我知道我不能做出一些我不该做出的事。

“还记得第二天早上吗?没想到你却先走了,留我一个人付了房费。交往了这么久,我没想过分手,你却先甩了我。说真的,你是第一个,第一个敢甩我的男人。

“还记得我为什么没有选择在星期六坐车回家吗?因为······因为我想和你一起走一段路啊,就算说一会话也很幸福了。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也不信。原以为我可以忘了你的时候你却出现了,而且还是以我的合租舍友的形式出现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一个比我小六岁男生记得这么清楚。也许是因为喜欢吧······”

说着说着,她便开始哭了起来,哽咽的声音盖过她说话的声音。

原来她就是我的初恋,然而我却一直都没有认出她来。

喜欢她的是我,忘记她的还是我。

 

就像当年那样,我们对视了一会,开始接吻,随后她便把我压在沙发上,接着吻。她的主动让我感到奇怪,但此时的我也因为药物的作用而顾不上这么多了。

然而在她再次把嘴唇贴在我的那一刹那,我却想起了曾经有一个带着眼镜的金发双马尾少女也曾经在这个沙发上做过同样的事情。

随后,酒和烟草的混合起来的奇妙香味充斥口腔。

+++

写了很久的脑洞

从建立文档到产出用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

文法错误严重,我会修改的

最近三次元有点浮躁,很多事也不如所愿

月考还考砸了

看到成绩表之后的那一瞬间就决定要写完这篇了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4)
热度(22)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