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叛逆期

“这种老掉渣的礼服一点也不显Heroine!”

当我按照脑补的那样把那件像是从维多利亚时代穿越过来的黑色礼服丢在父亲旁边的长沙发上,我很明显可以感受得到父亲端着红茶的手抖了一下,几乎到满的红茶差一点因此洒出。按照共同生活了十八年的观察,我知道这是父亲在抑制怒火。

“那么,你告诉我你不穿这种传统的礼服去参加毕业典礼那你穿什么?呵,小心到时候被赶出去。”

“就穿这身你管我!”

父亲抖了抖他和眼睛宽度一样的粗眉毛以表示不屑,把红茶杯放在旁边的矮茶几上,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用余光瞟了我一眼,便把注意力回归到手中的报纸上。我看得出来他并不喜欢我这一身帅气的装扮。呵,这种永远只适合生活在上个世纪的老掉渣。

最后一句话我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记得上次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午饭从母亲亲手制作的法式料理变到了父亲亲手制作英式料理。于是就着英式红茶啃着比碳还黑的司康饼和那堪比生化武器的仰望星空派度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个星期。然后那一星期我在厕所吐得上吐下泄的。期间我居然没有放弃,现在想起来应该是跟男友阿尔弗雷德赌的一百美金过于诱惑,赌注是吃下父亲所做的料理一星期。

“就你那身布料超级少的不良少女服?哦我的甜心,那件衣服是给你拿去当抹布去掩盖你此时的黑历史而不是来参加你的毕业舞会,多学学你姐。”

不良少女?我明明是要拯救世界的Heroine耶,怎么能和那些婊/子混为一谈。

“反正Heroine才不穿这种老掉渣的礼服!老爸你确定这不是奶奶的姨妈年轻时候参加婚礼的那件?!”

父亲拿报纸的那只手微微用力,报纸已经开始微微变形了。不愧是原不良,一生气就想揍人,身板子瘦弱但却特别能打,带领自己帮派称霸全市,后遇我妈这个超级大美人才让父亲一见钟情之后从良做回一个传统的英/国绅士。故事挺浪漫,为了心爱的人不惜放弃解散帮会和放弃一直以来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地盘。但是也够蠢的,毕竟现在一生气就会原形毕露,喝了点点酒就会发酒疯的那种。

“别天天Heroine、Heroine挂嘴边,多学学梅格······”

在此不得不说一下我姐姐玛格丽特。典型的好学生兼父亲理想中的英式淑女,成绩优异,参加比赛无数而且都统统拿奖,现在在一所超级优秀的大学当学霸,过着一种拿奖学金过日子的生活,还有一个叫做马修的男朋友,关系稳定,也许毕业就能结婚,结了婚就去读研。之前放暑假的时候梅格曾经把她的小男友带回家里住了两天,性子软软弱弱的还喜欢和梅格一样带着一头熊!虽然是玩具熊,但是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会走在一起了。父亲很满意那个加/拿/大人,甚至还默许了他们的同居关系。要知道,那个老古板怎么可能会忍受未婚同居的事情,特别这事还是发生在自己疼爱的大女儿身上。来自法/国的母亲也很喜欢会说法语的马修,听着他们两个在用法语对话我听着就简直想撞墙。用王春燕她们家的说法,这就是见家长,而且身为未来女婿的马修也很顺利的通过了来自未来岳父岳母的考核。

哦上帝,看来我也有必要带阿尔弗雷德那蠢货来我们家吃顿饭,也许脑子只有一根筋的他会掏爸妈的欢心吧。

“爸爸,难道梅格才是你们理想中的好女儿?就是那种逆来顺受的蠢货?Heroine才不是那种女人!老爸你的思想果然是停留在了上个世纪吧。”

我没等父亲的回答我就抓起茶几上的手机钥匙就往大门跑,以一种超级酷的姿势把门踹关上之后就跑到电梯间那里去等电梯,从口袋中掏出已经卷成团的耳机线和泡泡糖。把耳机顺好,然后撕开糖纸把有点融掉的泡泡糖塞进口中。无视父亲在房子里吼的声音,塞入耳机便什么也听不见。让那个死板的英/国/人见鬼去吧。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打开手机才发现原来是阿尔弗雷德发来的一条短信。

“Hero现在在你家附近的麦当劳等你哟([∂]ω[∂])☆”

看来今天剩下的时间并不无聊了呢。

+++

数学补习班困到死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奇怪脑洞

似乎是更年期老古董父亲亚瑟×叛逆期英雄主义女儿艾米丽的故事【什么鬼】

啊其实是新大陆组啦

与其等这个脑洞过期还不如好好码出来看看

好了其实啊,我也不知道我在码什么啊【别理我

新大陆组什么的好萌好萌啊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8)
热度(17)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