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生日礼物

马修·威廉姆斯的生日到了。

临近七月一日的时候,马修总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寄来的生日礼物和他们的心意。尽管朋友并不多,收到礼物的马修却非常的高兴。

“毕竟是朋友的一番心意呢。有人还记得我啊真是高兴。”马修道。此时的马修坐在一间街角咖啡厅的靠窗卡座,桌上是朋友们寄给马修的包裹。尽管数量不多,但却铺满了小小的玻璃制的桌面。瓦楞纸把里面的东西包裹成长方体,封箱胶带把长方体捆的严严实实,拆开它们需要花一些精力。休假中的马修很乐意把精力花在这些长方体上。

“诶马修,”出声的是店里的服务生弗朗索瓦丝,“你为什么有这么多包裹?嗯·

·····这些包裹居然来自世界各地!”弗朗索瓦丝想把手中托盘里的咖啡和枫糖蛋糕放到桌子上,便无意的把包裹稍稍推开以空出可以放置的空位,却看见了包裹上贴着的快递单。

“恩恩波诺伏瓦小姐,这些都是朋友们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马修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下意识的抬起了头,“请问您能借我一把剪刀吗?最好是锋利的那种。”

“马修你居然快生日了!你来这家店喝咖啡这么久我居然还不知道!!”弗朗索瓦丝十分惊讶。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直被人忽视的小透明马修的生日。

“啊······是啊。”马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怀中的熊玩偶越发的抱紧了,“虽然一直被人忽视,但是收到朋友的礼物还是很高兴呢。毕竟是朋友的一番心意啊。”

弗朗索瓦丝从柜台那里拿来一把款式简单的手工用美工刀,从刀片上面看已经有点生锈,但这并不影响使用。“店里的剪刀不知道被谁拿走啦,马修你就将就用着吧。还有生日快乐哦,没有准备生日礼物真是抱歉啊。这顿就算我的吧~”把美工刀递给马修,弗朗索瓦丝便去招待新来的客人了。

马修弱弱的说了声谢谢。“波诺伏瓦小姐真是好人呢······是吧熊五郎?”

“······谁?”

 

马修用美工刀把瓦楞纸箱的边角处的封箱胶从中切开,然后翻开瓦楞纸,里面的东西被泡泡纸包裹着只能隐隐约约看清楚里面的东西。马修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东西,耐心地用美工刀割开泡泡纸,里面的东西终于可以看清。

对照快递单上的寄信人姓名,马修查看那些礼物究竟是由谁送出的。亚瑟按照惯例送给马修一罐上好的红茶叶,从包装上看就知道价格应该不会太便宜;王耀送的礼物是一只可爱的Kitty猫,不过不知为何,这只Kitty猫对着马修咧嘴微笑;伊万送的礼物是一条围巾,然而此时是夏天啊,完全用不上呢;古/巴大叔送的却是一包雪茄烟,还附了张小纸条:“嘿马修生日快乐哟!想到你喜欢吃冰淇淋但是会化得就不能吃了,于是我就送你我们这里的特产!我们这的烟草很正的!希望喜欢!”;诺拉小姐送给自己的是一本集邮本,里面都是诺拉小姐收集邮票,诺拉小姐的爱好也正是集邮。

马修拆完所有礼物之后便开始收拾残局,把泡泡纸塞进即将要丢掉的瓦楞纸中,把礼物工工整整的放到软椅的空位处。整理整理着,马修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

自己的兄弟阿尔弗雷德大前年送的礼物是一坨的汉堡包,尽管那只是一个仿真的玩具;前年是一箱随处可买的可口可乐,还打电话过来说“这个比你那个什么枫糖好吃的多哟”;去年送给马修的礼物是一张电子游戏的碟,马修玩过后的评论是“很符合阿尔弗雷德的口味的游戏”;今年的是······

今年的礼物呢?马修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好像没有看到阿尔弗雷德寄来的包裹。

马修再次查找了找那些即将要丢弃的瓦楞箱上面贴着的快递单,然而数个快递单上都没有显示有阿尔弗雷德的名字。马修揉了揉眼睛,推了推眼镜,决定再次查找。“可能是还没寄过来还是怎么的······还是说我没有看清楚漏了他的礼物呢?”马修说。

但是再次查找的结果还是一样:并没有阿尔弗雷德寄过来的包裹。

马修再三犹豫,决定还是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自家的兄弟。当马修在手机通讯录那里找到阿尔弗雷德的电话号码并准备拨打时,马修又开始犹豫了。“可能真的是快递员没邮寄过来吧······如果问了阿尔就会弄得很尴尬呢······”

马修一边盯着通讯录照片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边陷入了选择困难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突如其来的振动和被阿尔弗雷德嘲笑是古老的电话铃声的响起吓了胆小的马修一跳,平复一下心情,仔细一看,原来是阿尔弗雷德打来的电话。马修按下接通键,把手机放在耳边,就可以听见自家兄弟十分元气的声音。

“嘿马蒂!!我跟你说啊,你知不知道······”

“啊是阿尔啊,我和你说啊······”明天我生日哦。难得的在阿尔弗雷德说话时打断他,并鼓起勇气和他提起关于自己生日的事情。然而后半句没有说出来,阿尔却又打断他。

“七月四号我生日哦!!马蒂要不要来我家庆祝生日?我会亲自做生日蛋糕,你喜欢蓝色还是绿色?啊不这两个颜色前几年都做过了!马蒂你是喜欢紫色对吧?OKOK我今年就试试做紫色的蛋糕吧!我还会炸薯条,做汉堡肉,马蒂你就负责帮我扛两箱可乐上来吧!对对就是街角的那家小超市记得哦!!今年我还邀请了好多好多人一起来玩,反正我不会像去年一样心软让亚瑟那个味觉白痴进入我的厨房的你就大可放心好了,马蒂你一定会来的对不对?”

“嗯对对······好吧我清楚了,谢谢你,阿尔。”马修软软糯糯地回答。阿尔弗雷德简单交代了聚会开始的时间,便挂电话了。马修叹了口气,因为他没有对阿尔弗雷德说出明天生日的事情。每年阿尔弗雷德生日聚会的时候他都会被要求去买可乐,而且每年说不会让亚瑟进入厨房但最终还是心软然后收拾的还是马修。

“可能他真的是忘记了呢?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啊······”马修放下手机,静静地抱着他的熊玩偶喃喃道。

 

在回家的路上把瓦楞纸箱丢到了指定的位置,用一个环保袋把礼物运回家。打开常用的笔记本电脑订了张飞往美/国的机票,洗了一次舒服的热水澡后便开始为自己做了一份还算丰盛的晚餐,一份枫糖蛋糕和一杯加了枫糖的咖啡作为甜点。吃晚餐的时候马修喜欢看电视,因为空无一人的房间一个人住也是相当孤独的,也许电视发出的声响能活跃一下屋内的气氛。

一边抱着心爱的熊玩偶,一边看着自己喜欢的电视台里播放的节目,马修竟然迷迷糊糊地睡倒在沙发上。电视机所发出来的声响并没有唤醒他,半睡状态中马修也忘了电视还开着这回事。

就这样,马修就在客厅睡了一个晚上。

 

马修是被门铃声吵醒的。次日清晨,阳光正好,马修虽然意识过来自己睡在了客厅,但是他想在休假时好好睡一次懒觉,尽管不是睡在他房间的大床上。正想翻身拉过毯子抱着熊玩偶继续睡时,门铃不合时宜的响起。

“可能是推销员吧······不管了。”马修下意识地把按门铃的人归为推销员一类,并准备闭眼时,门外的人坚持不懈地在按门铃。叮咚叮咚的声音使马修不得不起身开门。

“喂喂到底是谁啊!真是讨厌呢!”尽管是抱怨的句子,但是在马修软软糯糯的语气中变得不像是抱怨的样子。马修穿着睡衣,拖着毛绒拖鞋,抱着心爱的熊玩偶,开了大门,冲着门外的人喊:“现在几点知不知道!还要不要人睡觉的啊!这样做超级惹人讨厌的知不知道啊!”

“马蒂是我是我啦!想不想我啊!”出乎意料的是,门外的人居然是本来应该远在美/国的阿尔弗雷德。只见他背着背包,穿着轻便的夏装,头上的呆毛依旧精神抖擞地翘起,蓝色的瞳孔仿佛可以闪出星星来。阿尔弗雷德依旧是如此的元气。

马修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生日快乐哦马蒂!我特意飞过来看你哟高不高兴啊?”阿尔弗雷德问,“不要这么惊讶啦这都写到你脸上了哟,不过就是飞过来来陪你过生日啦!”

马修还是愣在那里,原本以为自家兄弟忘记自己生日的那种失落感瞬间消失,取代而之的是莫名其妙的高兴。

突然,阿尔弗雷德给马修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个可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哟马蒂你要好好记住。”

马修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体温和他身上的淡淡的汉堡香味。

这个可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呢。马修默念。

 

+++

突然想起马修的生日要到了,而且太久没有码文,于是就打开电脑啪啪啪地写了起来

写这篇文章查了挺多资料

比如说我怎么查都查不到古/巴大叔的名字orz

于是就用古/巴大叔代替了

太久没码文总觉得老词穷_(:з」∠)_

继续加油吧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6)
热度(10)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