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英米】Lolita

亚瑟·柯克兰×艾米丽·琼斯

大概是洛丽塔paro

+++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本应该躺在我旁边的艾米丽不见了。

喧闹声从楼下的接纳大厅下传来,老旧的汽车旅馆并不隔音,我隐约还能听到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女子的呻吟声和快散架的木质双人床因猛烈晃动发出的轻微咿呀声。不知道是哪对精力旺盛的小情侣在早晨如此有空。此时的我烦躁地抓了抓本来就不顺的头发,不用照镜子也可以知道我头上顶着个鸡窝,旅馆标配的白色被子正盖在我身上,昨晚换上的浴袍也不知何处。身边的位置空空的,我在被子下摸了摸旁边空位的床单,冰冷的触感告诉我本应该躺在这里的人早就离开。

“艾米?”我轻轻唤了一声。和想象中的一样,除了隔壁房间的叫床声便没人应答。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短针位于十和十一这两个数字之间,阳光透过半掩的窗户进入屋内,空气中似乎还充斥着情欲的味道。

突然想起来些什么,我猛地先开被子,一旁空着的床单上却没有预期中出现的血红色,反而洗得发白的床单上出现了两张棒棒糖的糖纸。我不由得感到惊讶,因为这表明我的小艾米在和我做爱之前就不是处女之身。

但是这仍未平复我得知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之后的心情。

 

就这样呆坐了片刻,我决定下床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下。

依稀记得昨晚下了场大雨,意识到不能冒雨赶路之后我便决定和小艾米暂时在这间汽车旅馆住上一晚,等第二天雨停了我们再走。把车停到了旅馆规划好的车位,带着小艾米拖着行李箱问前台坐镇的老板娘是否有一间双人房。

“你的女儿?”老板娘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为了扛行李箱进来却浑身湿透的我和小艾米,我从她的语句中听出了“诶呀真讨厌地板又脏了”的潜台词。她手中嗑瓜子的动作却未停止,眼睛正在打量着一旁的艾米丽。

“呃……是的,是我的女儿。”艾米丽是我的第二任妻子和她前夫的女儿。虽然我不知道老板娘的话中隐藏着什么,但是我还是承认了这个事实。

“最后一间房间是双人大床房,要不要?”

迫于疲惫,我不得不带着我的小艾米住进了那间所谓的最后一间房。简单洗过一次热水澡之后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凌晨时分我因为口渴醒来,无意间碰到了睡在我旁边的艾米丽。

熟睡中的她没有意识到穿在身上的宽松睡衣和小吊带内衣滑落,露出了圆滑的肩部和若隐若现的刚发育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腿不安分地蹭动着,睡觉穿的宽松短裤被白色的被子所盖住。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液,帮她掖好被子,免得着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对我的女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尽管我之前的确是对她抱有着十足的兴趣。掖好被子后,我决定下床去喝杯水缓解口渴和平息心中那个可怕的欲望。

“你去哪?”浴袍的一角被身后的小艾米攥在手里,尽管是在黑暗中我也能感受到她正在用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看着我。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手中的衣角却没有放开。我不敢乱动,生怕下一秒我仅剩的理智就会被欲望所吞噬。

她的下一步动作让我的欲望彻底爆发。小艾米起身将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刚发育的胸部就这样贴着我的后背,我甚至能感受到微微凸起的地方,洗发水的香甜味道让我不自觉地再次咽了一口唾液。

随后,我将她按在床上。

 

我坐在一所汽车旅馆里的某一间双人房内的厕所的马桶上,脸上的水滴正在滑落,手里是我平日里最喜欢吸的某牌子香烟,从香烟盒的外表上看,并不廉价。烟云从嘴里吐出,我在这阵阵白烟中企图寻找短暂的快感,以便忘记我在数小时前所做下的蠢事。

哦老天,我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我居然和我的女儿做爱了。尽管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

她不过是自己名义上的女儿。我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这个理由并不能缓解我心中的愧疚。

透过烟云,我看到了贴在正对马桶的那面墙上的纸,那张纸是早被之前的住客用墨蓝色的圆珠笔画满涂鸦的注意事项。无视那些后来加上去的色情广告和像是中学生写的谁爱谁一辈子的话语,原先上面写着不要把烟头、用过的卫生巾、沾满血的医用绷带和流产后的死婴丢入马桶以免照成堵塞,便后记得冲水,废纸丢进废纸篓等毫无意义的注意事项。

烟烧得只剩下烟头,我站了起来,提上裤子,拉上敞开的拉链,把烟头丢进马桶中。

我觉得是时候要找琼斯谈一下了。

+++

其实后面还有一段的

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结局会比较好

最近的状态真的很差很差

好多创建的文档只写了开头就放弃了

其实这个脑洞是在上一篇Lolita结束的时候就产生的

但是一直都没时间写出来

祝各位七夕快乐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2)
热度(16)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