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米英】安非他明

艾米丽·琼斯×罗莎·柯克兰

+++

屋内一片狼藉。

我将手中攥住的钥匙和挎着的随身小包随手放在木门旁的鞋柜上。空出来的左靠在鞋柜的平面,用左脚把右脚上的鞋蹭掉,然后再用只穿着袜子上的右脚再把左脚上的鞋蹭掉。我虽然有把鞋子摆放整齐的习惯,但此时屋内的情景让我无心整理。

有着洗不掉的黄色污渍和黑色斑点的米白色窗帘被人半拉上,黄色的污渍应该是某次举办狂欢聚会而不小心撒到窗帘上的啤酒渍,而黑色斑点就是平时被人有意无意地用仍然在燃烧的烟蒂触碰而留下来的,所幸的是居然没有因此产生火灾。微弱的光线进入屋内,方便辨认此时外面的天空正是湛蓝色而不是和屋内一样充满白色烟雾的黑色,如果顺着光源去看,或许就可以看到屋内那层因为没有通风而散不去的浓烟雾和太久没打扫而堆积的飞舞灰层。仿佛再吸一口气,我就会被这里面的浓厚烟味和灰尘所呛到。

一大堆银白色的可乐罐被丢弃在老旧的木制地板上,罐内剩余的棕褐色液体顺着木板的间隙慢慢侵蚀着地板,留下来一大片不可清理的痕迹;吸完的烟蒂和废弃的注射器分布在满到溢出的垃圾桶内、小小的茶几上、地上的可乐罐旁边或者上面,还有一些烟蒂被丢弃在房东太太最喜欢的沙发上,留下了和窗帘一样的黑色斑点。

几件带有着汗渍的女式衬衫、深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或者粉红色的内衣裤被随意搭在沙发的背靠处,沓在上面的还有一些药店提供的塑料袋,袋子里似乎装这些什么东西。突然不远处传来的罐子与罐子的撞击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回过头去,借着微弱的光线我认出来那是一只灰黑色的小老鼠,手里还拿着一小点吃剩的白奶酪面包,我感受到它用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和我对视一会,就拖着它在垃圾堆里挖到的好宝贝快速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不禁感到汗颜。我不过因为工作没有回来这里几个月,屋子里就变得这么乱,这堆垃圾居然会养出这样的可怕生物来。

不过重点不是那间乱糟糟的屋子。我想找的东西至今都没有见到。右手因为一直都提着重物,所以开始出现了酸痛感。

“艾米丽?”我冲这间除了老鼠外就没有看到别的活着的生物的屋子喊了一声,片刻,一个比我稍高一点的女人从一扇门中出来。我认得那是我和艾米丽的卧室,因为作为多年的恋人和曾经的炮友,我们在那里做过爱,次数多到连记性可好的我都数不清。

从屋子里出来的女人正是我想要找的那个艾米丽。她全身上下只穿着去年我给她买的带有可爱蕾丝边的黑色文胸和内裤,尽管她十分嫌弃但还是乖乖地使用到现在,但是看现在我需要再买新的给她了;本应该别在刘海的星星形状的发卡却出现在了吊带处,金色的及肩短发太久没有整理,乱蓬蓬的。我感到十分惊讶: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艾米丽在大学毕业后就经人介绍成为了一名模特,而且她在大学期间也曾经做过相关的兼职;那时我还是她的炮友之一,从来没有料到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之后向我表白,不可否认,我当时非常喜欢那个活泼的小姑娘,于是也就红着脸答应了下来。今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也是艾米丽从事模特事业的第三年,然而这三年里她并么有混出些什么名气来,明明和她同时入行的同班同学简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位小有名气的模特,而且据说将在不久后就会和她榜上的大款举行一次盛大的婚礼。

“你回来啦,罗茜!”艾米丽看到我出现非常高兴,我看得出她很想扑过来抱我,也许是考虑到我的洁癖,她没有这么做。她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的易拉罐,踩着空出来的地方,走到窗户前拉开那个脏兮兮的布和打开那扇很久没有擦拭的玻璃窗,然后我打开位于我附近的壁灯开关,屋子里内的烟雾渐渐散去,光亮让我更好的看到这间屋子究竟是如何的脏。噢老天,这对于洁癖晚期的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我不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到底又和谁在屋子里打了一架。”屋子这么乱不是第一次了,艾米丽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她就和前来拜访的房东太太的妹妹安雅·布拉金斯基打了一架,原因是彼此看不顺眼。

“我去给你倒杯水。”我怀疑她根本没有听见我在说些什么。她背对着我走向厨房,我还可以看到文胸后面的三个扣子她只扣了两个。我将茶几和沙发上的垃圾用手推到地上,我觉得如果再碰一下它们我的手就要拿去消毒了。安分地坐下,把手中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袋子里面的东西隔着一层薄薄的塑料膜和茶几碰撞,发出轻微响声。

我安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只穿着黑色内衣裤的艾米丽在厨房内活动。片刻,艾米丽手中拿着两杯用玻璃杯装着的水,其中一个还浸泡着一个茶包,从坠下来的茶签颜色和杯中的扩散颜色来看,应该是一个红茶包——不用猜都知道那是给我的。她的手臂那里还夹着一罐从冰箱那里拿出来的银白色易拉罐,仔细对比会发现它和地上那些易拉罐是出自同一个品种。那是可口可乐推出的一种含糖量极低的可乐味碳酸饮料,叫做什么……什么健怡可乐的,味道似乎比正常含糖量的可乐淡一些,尽管它们被超级市场的老板大推特推说这种东西有益于健康,但是我还是觉得和那些其他没营养的碳酸饮料一样难喝。

她把那杯红茶递给我,把另一杯水和可乐放在桌子上。

“红茶可不是这么泡就能好喝的,小鬼。”

“管它呢,能喝就成。”她走到我背后,从沙发靠背上拿起一件衬衫,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薄荷味香烟和随处可以买到的打火机,这种薄荷烟在混酒吧的青少年和都市女性中卖的很好,因为他们受不了长期吸烟所带来的口臭。然后再抓起那个印有药店logo的塑料袋。艾米丽大大咧咧地在我旁边的空位坐下,盘起双脚,稍微用手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金色短发,然后取下别在肩带上的蓝色发卡夹好刘海。

“你瘦了。”她听到这话非常高兴,天蓝色的眸子却显示出一种不相信。我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看来她们说的果然没错。”

“什么?”我从那盒薄荷烟中掏出一根,接过艾米丽递过来的打火机,点燃香烟。尼古丁的存在就是如此赞,它可以使人放松,不再紧张。我觉得先前工作带来的压力和对这间乱糟糟的屋子的嫌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香烟燃起的白色烟雾和之前未能散去的烟雾混合在一起。

“据说药店里卖的感冒速效药比那些广告虚吹的所谓减肥药更加有效,只要坚持服用效果更佳哦,如果再加上整天喝那些含糖量极低的可乐,不食用任何食物,就可以使身材保持苗条。”语毕,她晃了晃手中的银白色罐子,罐子上沾满因为和比自身温度高些的空气接触后所液化的小水珠。“这些方法都是那些身材比我好的师姐告诉我的。”据说在和我交往之前,她就有一个和她有过一夜情的师姐,那个被艾米丽暗恋了四年的师姐在毕业之后就和艾米丽一样从事了模特事业,听艾米丽说最近她们又有了联系。

我听说过那些模特为了减肥和保持苗条身材而采用的一些方法。据说那个要和大款结婚的简就是因为一整天都只喝不加糖和奶精的黑咖啡和服用可卡因才变瘦的,显然喝少糖的可乐会比喝苦涩的咖啡更加受艾米丽的欢迎。

“让那些可恶的垃圾食品去死吧。”艾米丽说。这句话如果放在以前,这绝对不可能出自喜好甜食和高热量快餐的艾米丽的口里,这明显更像是注重健康的我说的。

她从塑料袋中取出一盒药,白色的厚纸板包装上清楚地写着“XX牌感冒速效药”。我从她手中抢过那盒药,从说明书上试图找到些什么。在艾米丽不满地大叫之前把药还回去,因为我在找到了一些特别的字眼。安非他明。副作用这一栏里面写道所含有的物质可以使人上瘾和没有食欲,这可以达到减肥的效果,难怪那些为了纤细身材的职业模特和爱美的花季少女会如此喜欢这种廉价且不用医生处方就可以买到的上好减肥药了。

艾米丽取出几颗药放在手心,拿起桌上放着的另一杯水,就着水把那些药丸吞下去。从艾米丽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已经开始依赖那些可以让她身材变好感冒药了。

“少吃这点东西,这比那些健怡可乐还要糟糕。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的甜甜圈和热狗。”我指了指桌上的另一个塑料袋,那个是我带过来给艾米丽的,“你在我心中已经非常瘦了,不是吗?”

“噢你要知道罗茜,我在其他模特眼里还算胖的了,而且我的体重足足比你多了几磅!这个我绝对忍受不了的好吗!”昔日最爱吃甜食的小姑娘用一种嫌弃的眼神打量着那些垃圾食品,和看陌生人的眼神打量着不知发生了些什么事的我。

“可你比我高。体重比我重也是很正常的。”我安慰她。

“要知道在圈子内以我的身高来说我算是一个大胖子了。我不得不感谢那些告诉我这些药可以让我变瘦的人,这种方法可比大量运动和黑咖啡好多了。”噗呲一声,她拉开了手中易拉罐的开关,“一天只要喝可乐吃药、喝可乐吃药的,多方便啊。而且我才不要和我弟弟那样这么肥。”

“我觉得他身材挺好。”无意识地脱口而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我很担心会引起艾米丽的误会,尽管她的猜想可能是对的。

怕什么来什么。艾米丽拧紧她秀气的眉毛,“你怎么知道的,柯克兰?”

“呃……其实没什么,你也没必要知道这么多。”在我和艾米丽还是炮友关系的时候,一次在酒吧喝醉后遇到了一个帅哥于是来了一次一夜情。再次遇见那个帅哥,是在自家哥哥把新交往的男朋友带来家里做客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十分尴尬。后来和艾米丽正式交往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和我哥哥在一起的帅哥居然是艾米丽的弟弟阿尔弗雷德。世界就是这么小,命运中该出现的总会出现的,比如说这段如此复杂的关系。

“怎么,我不能满足你了吗,婊子?这么快就去找其他男人了?”艾米丽将手中的可乐一饮而尽,抓住易拉罐的那只手稍微用力,本来就不结实的易拉罐变形。

“你爱咋想咋想吧,反正那件事也是发生在我和你认识之前。”我选择避开这个问题,免得后来的麻烦。我将手上吸剩下的烟蒂丢到了地上,反正最后收拾的那个还是我。我从烟盒中再取出一根香烟点燃,“我不在这几个月里,你变了好多。你还没有和我解释那个师姐是怎么回事,琼斯。”

她干干地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话。

看她的样子,她和那个什么师姐肯定有过什么关系,还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但我却丝毫不怪她,因为就算我们对外宣称是恋人关系,而且正在同居,但是真正如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最初的喜欢渐渐被时间消磨,我们剩下的只有和开始那样的肉体关系。

艾米丽的质疑让我正式对这段感情感到厌倦了,是时候该和之前无数次那样,提出分手了。

再次吐出一口烟云,让自己彻底沉迷于尼古丁带来的快感中。

 

+++

标题是一种药品

文中的感冒药所含的上瘾成分就是它

脑洞也是也是开始于在一本书里看到关于它的资料

资料讲述了那时的模特为了变瘦而去服用安非他明

久违的米英文,第一次写艾米丽和罗莎

有点没有结局的感觉

应该不会有人希望我写完吧

最近的文风有点日了狗了

怪怪的,而且觉得有点写不出来

平时大开的脑洞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可能开学之后情况会好转吧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2)
热度(14)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