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英米】Lolita

亚瑟·柯克兰×艾米丽·琼斯

大概是洛丽塔paro

+++

“Dad,我能吃放在冷冻柜里的巧克力雪糕吗?”

身后的少女用双臂环住我的颈部,裸露在空气中的手部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她把头紧挨着我的左耳侧,我甚至能嗅到这个年纪的少女最喜欢用的洗发水的香甜味道,和一种只属于幼女(也可以说是青春期的少女)的独特体香。我隐隐约约能看到微微卷起的金色发丝,也随着她轻微的动作从而摩擦着我的脸,导致我的脸有点痒。

我的背紧贴着她的身体,我甚至能感到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刚步入青春期的她开始发育,胸部也开始一天天的变化着。记得有一天,我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她突然走了进来,迎着我不解的目光,指着她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的胸部,用她独有的干哑的声线对我说:“我觉得这里怪怪的,好像得了什么病一样,好疼。”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原来开始步入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

“我的小甜心,吃这么多会蛀牙的,你昨天不是吃过了吗?”

“那只是昨天!昨天!Dad,我就是要吃嘛。”撒娇永远是我的弱点,特别还是我的甜心对我撒娇。

“额······好吧,注意不要吃太多,还有不要让你妈妈知道。”最终我还是妥协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抵挡一位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少女对我撒娇。吃太多巧克力雪糕对身材的保持不是太好,而且脂肪太高,我并不希望我的小艾米和她妈妈一样,长大是一个满身脂肪的球。

艾米丽欢呼一声,便松开了环住我的颈部的手臂,转身就跑进厨房找她的巧克力雪糕了。

于是我可以很好的继续阅读手中的书。

 

手中的书突然被抽走,下意识伸手夺回的时候才发现抢走我的书的人原来是小艾米。只见她翻开第一页,轻轻地读出那本书的第一句话。

“‘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丽-塔。’”

这是我在《洛丽塔》这本书中最喜欢的一句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美好的一句话会由一个和洛丽塔相符年纪的女孩读出来,而且那微微带卷的口音让我着迷。我第一次觉得美式口音居然是这么好听,也许是眼前的那个穿着小背心,嘴角带有一点点巧克力酱的少女读出来的缘故。

我把书从艾米丽手中抽出来,翻到之前所阅读到的页数,继续阅读。

“那是什么书?”艾米丽问我。

“《洛丽塔》。”

“看上去很好看,您能借我吗?”

“嗯好的,我的小甜心。但你要等我看完,而且你在阅读之前,要把功课写完。要知道,你妈妈要从外面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回她的卧室。我看着她的背影,嗅着她所留在这里的体香,心中居然产生了一点可怕的想法。

我可以等她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几十年,只要我愿意,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得到她,得到她的初夜,得到她的一切。

但在此之前,我要克制住自己,禁欲主义是我一直奉行的。

耐心可是成为一个绅士的基本准则,不是吗?

+++

洛丽塔的第一句话我一直都很喜欢啊啊啊

突然觉得幼女体型的艾米丽好萌好萌w

最近心情很不好很不好,整个人比较消极

写一些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东西高兴一下吧

人在消极的时候负能量容易爆发,脑洞也是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热度(18)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