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夏

死了。

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三见便再无彷徨。

【APH米白】约会

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他换上了久违的西装,高大的身材让那套西装显得越发贴身。出门前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拿着发胶和梳子和自己的呆毛战斗了十分钟,以失败告终的他决定放弃了。

留着呆毛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想。

但是她似乎不是太喜欢啊。

 

绕了趟远路来到了一家花店,买了一束女孩子们最喜欢的红色玫瑰花。面对老板娘的提问,阿尔弗雷德很自然地承认这束玫瑰是送给女朋友的,此时也是去赴约。“年轻真好啊。”老板娘感慨道。

快速结了账,和老板娘草草结束对话。把玫瑰花放在副驾驶座,在拧车钥匙准备发动车时,下意识的看看手表。此时已经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了。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回想了一下约定的地点,才反应过来如果不快点会迟到的。

因为她似乎不是太喜欢别人迟到啊。

 

到达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六点零五分。

快速在地下停车场找好车位,拿上花便急忙地跑到电梯厅。电梯此时并不在负一层,这下有时间可以对着电梯门旁的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外表。

因为长期穿着衬衫夹克等休闲服饰,为了赴约而不得不穿上西装,阿尔弗雷德很不习惯西装给身体带来的束搏感。用手扯了扯衣领,试图让自己好受些,但又注意到这动作会把领口部分弄乱,于是又整理了一下。电梯门旁的显示器提示电梯到了负一楼,最后再抚了抚平外套的褶皱,推了推眼镜,抱着一束玫瑰花,走进了电梯。

真是不知道那个讨厌的英/国绅士是如何能忍受得了这种该死的西装的。阿尔弗雷德走进电梯的时候脑子里所有的第一想法。

 

三楼是一家口碑很好的西餐厅。阿尔弗雷德刚走入店门,便拿出手机看了看她刚刚发过来的短信。

“你到了吗?我在你十点钟方向的角落。”

阿尔弗雷德关上手机,轻笑一声,便抱着玫瑰花来到了那个初次见面的地方。

她正在对着一杯侍者端上来的柠檬水发呆,这个时候的她真的不像平时一样的阴沉,更多了一份如同孩子们的天真。她的穿着和平日一样,蓝白色的小洋裙,和自己的精心打扮有着天壤之差。她并没有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在约会的时候画上精致的淡妆,说实在的,素颜更适合娜塔莎,除了略显苍白。

但是此时的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打破这美好的一幕,尽管他也并不忍心破坏自己的女朋友难得的样子。

“贵安,我亲爱的娜塔莎小姐。”

 

阿尔弗雷德把那束玫瑰递给娜塔莎,娜塔莎接过后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你今天穿的很漂亮。”阿尔弗雷德说出了男朋友最常用的赞美之词。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不知多少次了。”娜塔莎并没有导出感谢之意,但阿尔弗雷德并不在乎这些。

阿尔弗雷德拉开椅子就坐,招了招手唤来侍者。侍者给阿尔弗雷德一杯和娜塔莎面前那杯一样的柠檬水后,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不好意思,点单。哈,亲爱的,想吃些什么?”他回答了侍者的问题,随后又转过头问对面的娜塔莎。她打开菜单,随意地翻开几页,便叫出菜名,一旁的侍者便开始记录。阿尔弗雷德也点了类似的食物,总的来说整个过程似乎异常的顺利。

 

没有人会受得了在用餐时没有任何交流,更何况他们还是正在约会的情侣。阿尔弗雷德似乎只听见了他们的餐刀与餐盘中的牛扒摩擦的声音、彼此呼吸的声音以及在远处侍者拉着小提琴的声音。阿尔弗雷德还注意到了在娜塔莎身后那个若隐若现的小皮包,那似乎还刚好可以藏下一把足以捅死人的小刀。

一向喜欢热闹的阿尔弗雷德忍受不了这种安静到可怕的气氛,他需要打破这个可怕的安静。

“你哥哥最近怎么样了。”

娜塔莎听到这个听似发问的陈述句,并没有停止切割牛扒的动作。似乎过了很久,她放下了刀,用叉子把切成一小块的牛肉连带着黑胡椒汁送入口中,咀嚼片刻便吞下。

“今天是我们交往的一周年吧,阿尔。”答非所问。

 

正餐结束后是甜品,阿尔弗雷德的是一块提拉米苏,娜塔莎的是一块芝士蛋糕。

“女孩子吃这么多甜品容易胖得哟。”阿尔弗雷德像平日一样的调侃,手中的小叉子却迫不及待地切下提拉米苏的一角。

“我想该减肥的那个人是你,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体重是多少吗?”娜塔莎漂亮的反击使阿尔弗雷德说不出任何话来。

气氛又回归到最初的沉寂。这是阿尔弗雷德最受不了的。

娜塔莎吃完最后一口芝士蛋糕,放下叉子拿出餐巾纸把嘴部附近的脏物处理,整个动作就像是有教养的大小姐一样优雅。

“我有件事要和你说。”娜塔莎把纸巾折好,用一种试探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她的眼睛并没有和阿尔弗雷德对视。

“分手对吧。”阿尔弗雷德轻笑一声,便说出了他的猜测。

娜塔莎并没有接他的话说下去,因为阿尔弗雷德猜到了她想说的那件事。

+++

米白结局End

+++

 

“你果然没有忘记哥哥。”这是娜塔莎离开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她拿着侍者新换上的银色小餐刀,抵着我的脖子。刀刃与颈部肌肤微微接触所带来的冰冷感让我感到恐惧,同时我还感受到刀子在微微颤抖。

我由此得知娜塔莎再忍受着哭,强烈的自尊心让她不能在我面前哭出来。

她维持这个动作很久,随后她放下餐刀,从小皮包中掏出钱包,再从钱包中拿出几张钞票,用桌上的高脚红酒杯底压住,便拿着小皮包走了。

娜塔莎走的时候并没有拿走那束我送的红玫瑰。

我收了那些钱,我知道,以她的强烈自尊心来说,她是不会收下那些钱的,只能改日再以其他形式还她了。我再次唤来侍者,用信用卡结了账。弗朗西斯说过我最认可的一句话就是,在约会的时候绝对不能让女孩子来结账,特别是在分手的时候。

我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拿走那束玫瑰花,因为我根本不需要。我走出餐厅,并没有像的来时候从停车场离开。乘坐电梯来到一楼,走出大厅的大门。

太阳早已下山,天完全黑了下来。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冷风扑面而来,我不得不裹紧身上那身单薄的西装。大衣还在车上,但我却没有去拿。

我加快了脚步,因为我知道在转角处的第一个路灯下,有一个裹着围巾的俄/罗/斯人,在等我。

+++

米娜桑情(sheng)人(zhan)节(ri)快乐XD

这是一个很旧的梗,是我想写了很久但是因为笔力不足而拖欠到现在的一篇文

之前一直很想写一篇米白的同人吧XD快情人节了我就决定把它写完了_(:з」∠)_

最近相当的低产_(:з」∠)_快情人节了于是就拿这篇渣文来做贺文了XD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6)
热度(12)
©潇夏 | Powered by LOFTER